Loading
0

仇市

左叔文集《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各大平台有售 | 支付宝首页搜索 2201485 即可领现金红包

我跟那座北方城市大概注定了八字相克。有它没我。有我没它。没去之前。赶趟一样参加了一个了无生趣的聚会。结果手让刀子割破。临上火车还血流如注。好在这个世界还有一个叫创口贴的东西救了我一命。不然定会血洒京沪线。然后牺牲在奔赴培训的道路上。

第一次坐火车参与打牌。结果战况还不错。四个陌生的年青人。打八十分。我是许久不参加这样需要他人配合的项目。当晚。打得很顺手。另两个人一路上不停地添加新的规则也没有阻止我们成功问鼎。

下火车。一股热浪迎面而来。虽然出行前已经将天气情况看了看。但时至八月末。江南的气温已经在二十六七度的样子。北京还是一副热死人不偿命的态度。三十三度的天气让人失望。下地铁。转一线。很多年前修建的地铁通风条件非常得不好。上一次来北京几乎要在地铁里昏睡过去。这一次还好。因为是一大早。转转弄弄。杀到一线的终点站。才算是彻底的安定下来。

北戴河是一个乏善可陈的地方。如果一定要给它加一个定语。我想送它两个字。“没劲”。到处都是干巴巴的阳光。一堆的疗养院。还有九个月磨刀的小商小贩。几乎哪里也没有去。只是到海边走了走。因为“克八字”造成的感冒。所以根本不敢下海。培训班组织去了一趟山海关去。看了三个景点。除了老龙头还像点样子。余下的两个。什么姜女庙还有山海关。都是太假的地方。到处都是小商小贩。半点感觉都没有。失望而归。

来回均走北京。没有敢惊动什么了。除了一两个特别要好的朋友。其余的都没敢见上一面。因为大家刚好都在工作日里。见了一面电影。他大老远的从西三环上赶到王府井的东方新天地。我五点就坐在那边等。一直等到七点多一点。因为要赶九点的火车。我没有敢多聊太多。只是匆匆地见上一面就分开了。

每次见到他都觉得很心疼。被光线那样的公司剥削着。五档日播节目的录制工作。看到他眼睛红红的。还大老远跑过来。真是过意不去。后来他执意要去火车站送我。被我婉拒了。希望他能够多一些时间照顾自己。

在北京期间。我的手机上偶尔会有一些短信。因为一些不太熟悉的号码问候我。在我认识的客居北京的朋友中。他们大部分生活得并不是十分的顺。房租。交通。天气。人际。等等。这个城市有太多的东西折磨着人。

忽然想起一个聊到的话题。为什么一直呆在一个小城市。我想这个状态并不是我自己选择的。而是我慢慢的适应和习惯这样的状态。去哪里都是五分钟。而不需要两个小时。太浪费生命了。虽然余下的二十二个小时是丰富的。但我也不愿意那两个小时放弃在奔波上。

我跟那个偌大的城市一直有着仇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