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1

浮躁

| 京东618十七周年庆:抢红包购痛快 | 左叔新书: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 手机支付宝搜索 2201485 领红包 |

-

文 / Jonathan @ 豆瓣

约在西单聚个好久没见的晚餐在这个疫情期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比如想吃的店因为商场提前关门只好放弃重选,比如重新选定的馆子因为积极响应上级号召一桌只能坐两个人也只好挥手拜拜,好不容易大家都没有因为下班耽误时间,反而啼笑皆非的因为选择餐馆一筹莫展。平时热闹嘈杂的西单,冷清的人影寂寥,只见到带着红标的保安志愿者在有些降温的春日夜晚坚守着自己的一寸方阵,他们也在响应着上级的要求,积极不积极那就另说了。

这个城市从来就不可爱,响应的僵化驾驭了灵活的弹性,就像一个人只会木讷又倔强的听从父母的“谆谆教诲”,不知变通也不合时宜的固守着某种自以为对的灌输。说好听了,真听话啊,说难听了,没有自理能力。

虽然平时联系的并不充沛,顶多偶尔在群里发个逗乐的图,聊几句猫,发几句牢骚。但有一种好朋友是即便很久不聊很久不见依旧不觉得生分,见了面就能不加预热的插科打诨毫无芥蒂,仿佛昨日还在一起把酒言欢。虽然有时并不觉得世界观价值观契合,但也都得过且过的一笑而过,包容是能让友谊长存的唯一药剂。

我经常想,坐在对面的这两个原同事那年能千里迢迢从北京跑去上海看我,就足以感激和珍惜了。我记得那个周末上海有薄雾,小雨丝时而飘落,和最重要的人一起吃了饭,去逛了时尚的南京西路,有一张三个人在东方明珠下的合照特别清澈开心……那时候的工作并不顺遂,整个人也像华东的梅雨季,如今想来大多的不如意都像过眼云烟一样忘记了,记住的好像也只有那张在东方明珠下咧着嘴的微笑照。我从不感怀悲伤,只觉得那些都是珍念。

坐在对面的两个人知道我记性不好,经常聊着聊着就问我,你是不是不记得了。我是很努力的在脑海中追忆那些过往,可真的有些事有些人仿佛蒸发了一样没留下什么温度。

兜兜转转三个人彼此都换了工作,颠颠簸簸一晃就是好几年,曾经在一起工作的记忆总是饭桌上逃不开的话题。那时候的那些人现在过的如何,有好有坏有得有失,其实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他被公司辞掉了,她怀的孩子流产了,他和谁闹掰了,她又和谁上床了……八卦讯息声色犬马,却也让人谈资丰盈。后来你发现,曾经风光的人没落了吧,曾经平顺的人也挺安稳的,曾经大意失荆州的人又重新开始了,兜兜转转其实每个人都没差多少。

这两个朋友一个为了司法考试坚持了好几年都未果终于面对现实,在一个不算正式的经人介绍的律所帮着做做杂事,另一个总被婆婆催着要孙子的朋友刚被告知本来就不高的月薪被减半了……人到30仿佛总有避不开的烦扰,但也因为混了久了看的开了也就罢了。

烤肉吃的尽欢,开荤的胃口满足,散场后朋友的老公开着英菲尼迪在大悦城南门等着接老婆回家,寒暄几句消失在长安街上。另一个朋友开着宝马一定要送我回家,我说宁可地铁里迷失也不坐宝马逍遥。晚上9点多的西单地铁站里除了安检人员以外空无一人,耳边正好听到王菲的《浮躁》,有点控制不住的哼起来了。

你说谁比谁更好,谁比谁风光,谁比谁挣得多,谁比谁地位高,谁比谁活的乐。

春季里天高人浮躁,四月天平淡无聊,一切都好,只缺烦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