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杭州:从风和景明到空城一座

携手战疫,致敬文亮!京东优惠券 / 口罩 / 消毒液 / 方便面 | 手机支付宝搜索 2201485 领红包 | 左叔新书

杭州

关于杭州的好,曾经很小的时候就在书本上读到过,常常神往之。以前看沪上的朋友每到假日便逃去杭州“偷得浮生”,也会觉得羡慕。自己去杭州的机会不多,印象中也不过三四次的机会。少年时候被家人带着去转的印象早已经模糊掉了,关于杭州隐隐只剩下了绿树、公车以及口味偏甜的某种食物。印象中第一次去杭州,完全是一场意外。同事临时有事,本该由他去办的事情缺了人手。加上大概知道我身体里面天生装了一枚罗盘,方向感强,于是出远门的任务就交给我了。

杭州

那是春三月的光景,柳烟刚染,新绿枝头。公事办妥,还有一些时间,又是二十出头的年纪,身处杭州,游兴正浓,岂能“入宝山而空手归”,几乎是沿着西湖走了一圈。沿途见到了大学宿舍中的“老大”心心念念想读的中国美术学院的大门。“老大”年纪要长我们几岁,一直想考中国美术学院的书法班,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书法本科班是四年招一届的关系,还是怎样,他为此重考还是等着招生好几年,以至于入学的时候,要长我们同班的三岁多。最近一阶段,又与他重拾联络,他在柳州开了一间茶吧字画的店铺,没事跑各大博物馆看字画,此生大概醉心于此,想必杭州对他而言更是有一种朝圣的意味。

杭州

关于西湖的美,其实很多大家都有更为经典的表述,只是在那个春三月的氛围里面,站在倒掉又重建的雷峰塔顶上远眺出去,便才会觉得这湖光山色真是人间圣境。一池天镜、山峦依立、半城春色,这样的氛围,想不偏安都难,春三月那一游的印象至今美好。第二次去杭州是因为接了杭广新闻频率网站制作的单子,和当时还在杭州工作的苏晨去对接一些具体事情,到的时候已是下午,吃饭、坐车、逛当时新开的西湖天地,朋友之间聊天叙旧,分享彼此的人生,那个时候还在码字写小说,也许正是有了那一次出行,后来才有《留一把钥匙给你》这个故事的出现。

杭州

今年因为考试的关系去了两趟杭州,第一趟压力颇大,行色匆匆,考完即归,如同当下的人生状态,只顾低头走路,不管抬头看天。第二趟因为是综合答辩,所以行程轻松许多。一半是因为前面考试成绩不佳,顺利通过已经不抱希望,一半是因为懂得放手的心态,于是坐着公交去西湖边转起来。入梅第一天的体感果然不能与春三月风和日丽相比,热到湖北星巴克里里外外都坐满了人。西湖天地故地重游,多年前的簇新已经沾染了岁月的尘埃,湖还是那个湖,景还是那个景,只是成长再另一个层面侵蚀了内心当初的悸动。折回去,坐在公交车上穿过繁华的武林广场,夜火通明、人潮拥挤,却忽然间觉得在这个城市“举目无故”,是空城一座。

杭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