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桥上书屋:一个横跨古老与现代的建筑

左叔文集《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各大平台有售 | 支付宝首页搜索 2201485 即可领现金红包


在国庆节期间,有幸在友人的带领下,来到期待很长时间的福建平和县崎岭乡下石村的桥上书屋。这个特别的建筑,有着极其现代的外形,却建在两座古老的土楼之间,很久以前就耳闻这个奇特的建筑获得过国际建筑大奖“阿迦汗建筑奖”(“阿迦汗建筑奖”为世界六大最著名建筑奖项之一)。平和县崎岭乡,一直以来在个人的印象里,是个非常贫穷的村庄。

据说,因为这个缘由村里的许多年轻人已经慢慢放弃了土生土长的故乡而外出打工寻求发展,于是,原本就偏远的山区小村就愈发显得冷清和衰败了。这个建筑的设计者是清华大学建筑学院的李晓东也是这个村子里的孩子,据说他的设计理念正是想利用一个建筑来激活一个村庄,其实,他真的做到了,因为这个奇特的建筑,小山村在一段时间里名声大噪,吸引了许多好奇和慕名而来的人们,也带来了许多外面世界的信息,小山村这么些年来,也的确因此发生着奇妙的变化。

到达下石村的时候,天色近黄昏,在夕阳的暖色外衣下,眼前一个由许多直角线条构成的建筑与两边的两栋圆形土楼形成了强烈视觉反差,可是,桥上书屋的外墙是由一些细细的木条栅格组成,暖色的感觉和土楼土黄的外墙又形成了相映成趣的和谐,再细看才发现,书屋还用了一些现代的建筑材料,例如工字钢,构成的形状在当下的环境里,很特别。

静静的村子里,来往的人很少,屋前的鹅卵石铺就的小广场还有周围的老屋相对着,脑子里显现出“对话”这两个字,仿佛是两个不同时代的建筑穿越到了一起,在那轻轻地述说着各自的故事,站在这里,我环顾着,倾听着轻轻坐在了有数米高的门板前的平台上发呆,好安静。吱呀一声,后面的一扇很大的木门打开,探出了同伴的脑袋来,俏皮地冲我招手,“上来上来!”

我这才看见,原来门里有乾坤呢,那几扇大门里隐藏着一个宽敞明亮的阶梯教室呢,原色的阶梯上整齐地放着许多像桌子又像椅子一样的东西,十余级阶梯后的地方立着一个大大的书柜,上面摆满了好多书,阳光透过木栅格,还有教室旁边的玻璃窗投射在这个阶梯教室里,有豁然开朗的感觉呀,赶紧爬上平台,这时,教室的门被全部敞开,好亮啊,原来那些门板是可以全部打开的,一个光线俱佳的空间就呈现在眼前,原来,这就是书屋了,而且,巧妙地横跨在两座土楼中间的一跳清澈的小溪上空,伴着潺潺的溪水,周围的绿,暖色的夕阳里。

我们像一群孩童般跑到书架前,寻找着喜欢的书,捧着书就做了下来,书屋里的那些像桌子像凳子的东西原来是这样,手里拿了本书,回头的时候才猛然明白过来,如果是小朋友的话,可以直接坐在地板上,把那个木头小玩意当成桌子,而大人呢,可以把它当成椅子坐,好有趣的设计,当然,如果你愿意,你一样可以捧着书,在书架前的大片木板地上随意席地而坐,靠着墙,静静地阅读,伴着风声,水声,何等惬意的感受啊。

可能是孩子们放学了,我们刚坐下来看了几行,就有三两孩童嬉笑着来到书屋,找了个“桌子”大声地讨论着什么,这时我才发现,原来如果朝着门口看,敞开的大门正对的是土楼的大门,很奇妙的一个景观;但这样的心情反差似乎孩子们是没感觉的,因为在他们看来这一切都是很自然不过的事情,似乎也习惯了。看来这个书屋经过了这么几年的存在,人们也渐渐习惯了它的存在了。

桥上书屋这个名字一听就应该知道,这个特别的建筑除了书屋,还有个桥,原来设计师在书屋下,为了方便两边的人们生活的方便,还在建筑下方设计了一个非常现代的小桥,连接了两个曾经相互仇恨的村庄。走过了桥,我从另外那头从新走进书屋,才发现原来书屋不是一个,是两个,两头各一个,哈哈,在黄昏的时候,我流连在书屋这个特别的空间里,透过那些细木栅格,回望周围那些古老的土楼,真的是很奇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