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穴居生活

| 京东618十七周年庆:抢红包购痛快 | 左叔新书: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 手机支付宝搜索 2201485 领红包 |

会有时候觉得自己生活得有点像穴居动物。极少迈出机构的大门。天气热更是如此。贪恋冷气房间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从宿舍到办公室。短短一两分钟的路程都觉得人间炼狱。差不多每天的上下午都会看到有人抱着书疾速地经过楼下的绿地。现在差不多一周出门采购一次。冬天会更长。对于物质的东西。差不多已经局限在日化。书本。唱片以及食物上面。并且有很多东西小城没有办法买到。所以就越发地缩短每次出门的时间。

一直不太喜欢太强烈的光线。如果在白天时段。让选择房间里面是日光。或者是拉上窗帘用台灯光。十之八九的时候。会选择后者。如果让选择白炽灯还是日光灯。几乎都会选择前者。实在是喜欢那种昏黄的感觉。房间里面很琐碎的东西都隐在了黑暗的里面。日光灯惨白一片。似乎没有任何美感可言。

偶然有一天发现自己变得开始害怕陌生的人群。会有两种很极端的表现。聒噪或者木讷。在需要在众人面前表达自己的时候。总有言辞匮乏的恐惧。担心讲不出一句话。然后带着这份紧张。很快就变成现实。有时候会滔滔不绝。说一些毫无信息可言的话。夸张自己很合群的表象。但内心的那份孤独感。仍然坦荡荡地一目了然。

电脑网络已经深入骨髓。自己却无以回馈。亦不懂自醒和自警。昨天。网络突然坏了。会有一点点狂躁与不安。事情不解决。整个人无法静下心去处理任何一件事情。可是仍有一件事情例外。那便是旅行。一个人在路上。没有电脑和网络。却不会去想。看到陌生城市的寻常巷陌。会有新鲜感。会想窥探普通人的生活的原貌。那些网络上的生活已经被暂时封存。

今天在网路上找新鲜的音乐来尝试。节奏却有点儿不太适合夏天。于是放弃。转而去听老歌。听陈升的散淡。听苏慧伦的轻快。听姜育恒的苍凉。穴居生活快乐的事情不多。这大概算是其中之一。最近枕边书翻完了。在网络上翻了翻书目。没有几本对胃口的。在先锋书店的畅销书的排行榜里面看到了一些书名。也没有太大的兴趣。读书的时候会经常逛那间近在咫尺却声明远播的书店。第一次在那边翻看完了陈子善编的《张爱玲传》。后来得知老板也是系里作家班的学生。再后来听到很多老师都开玩笑地说。收了他的学费交给了学校。自己的工资都大部分交给了他的书店。这几年。这间书店的名声越来越响。并且在夫子庙开了分店。网聚了不少爱书的人。但愿它的人文气息未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