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真正做到凡事“向前看”还真是蛮难的

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能拿我们怎么样,可是我们自己老是想恢复失去的东西,老想着过去,就会毁了我们自己。
—— 玛格丽特·米切尔

文 / 左叔

劝朋友“向前看”的时候,我自己也稍稍地反思了一下,发现真正做到凡事“向前看”还真是蛮难的。

熟悉的生活拥有巨大的惯性,我们对于自己所熟悉的环境,熟悉的人有着难以割舍、难以剥离的依赖,尤其是取得了“既得利益”或者付出了巨大的“沉没成本”之后,就会陷落在进退两难的尴尬里。

他的事业起步阶段也是艰难的,被当时还不算是业界“首屈一指”的集团公司,派去一个“蛇龙混杂”的地方去开拓市场,然后一去就是十来年。说起来呢,是“委以重任”,但细细推敲一下,实际上被“发配”去“啃硬骨头”。

他拼命努力,大概不单单是跟“噬人”的机制暗暗较劲,而是更是想试一试自己到底有“几斤几两”,毕竟那个时候两手空空,那个时候还很年轻。起初几年,确实如当初“看扁”他的人所愿,不仅业绩拿不出手,连同对自己的能力也陷入了怀疑的怪圈。

有一个阶段,他也确实曾考虑过要不要离开这个行业,离开这个圈子,后面又想了想与其这样灰溜溜地往外走,谋不到一份像样的差事,不如再熬熬看。说到底,还是对自己“舒适圈”有些依赖,对自己的付出有些心怀不舍,不敢轻易打碎自己,况且也还没有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

有些事情就是这样子的,漫长的“蛰伏期”和“量的积累”,才有可能“破茧成蝶”,实现“质的飞跃”。当他试出自己“几斤几两”时,业绩也看到了起色,在排行榜“摸高”到了一个位置,也沾到了“功高盖主”的嫌疑。结果呢,自己又迅速地被挪了位置,调回总部放在一个不必看业绩的“闲差”上。

这个时候,他其实也动了想走的念头,毕竟有一份漂亮的履历,集团公司也在这个阶段迈入了行业的“头部”,随便换一间创业的公司,哪怕是中等规模还在“上升期”的公司,应该也能谋到一份可以“施展拳脚”的职位。

不过,他还是怯了,因为家庭的软肋。从“边疆”撤回“总部”之际,他在房价的“山顶”上入了一套新房,房子的贷款,孩子的教育,这些都是巨大的开支,令人不敢轻易地挪位置。创业公司的死亡率,以及“上升期”公司的996,都令他感觉是一种巨大的损耗。毕竟也过了“拼一拼”的年纪,另一个疑问也升腾起来了,那就是还有没有“博一博“的资本。

现如今,他所身处的机构陷落在“树大招风”的舆论风暴之中,更艰难的状况是未来那条充满晦暗的不明路。会不会被拆分,会不会被逼退,会不会被解散,充满无数的不确定和变数。走与留的老问题再一次摆到了他的眼前,不知道他会不会再次因为迟疑而受困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