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待到惊悟时,又是一季风

文 / 左叔

你对生活中骤然的变化,是有警惕和防范之心的,反而是那种如水经年般的消磨,因为日夜相对、因为习以为常,因为感观上的麻木而失去戒备,等到有所意识的时候,已经是木已成舟的时候了。

世间万物,好像都无法“由量变到质变”的过程。比如结婚时新买的被褥,一开始总觉得那一床床斑斓艳红的颜色,多多少少有些炫目的俗气,可是看久了也就不觉得有那么刺眼了。

待到意识到这并非是自己习以为常,而是日积月累的使用和洗晒令其黯淡褪色时,那些密织的经纬已经彻底松散,洗晒的时候稍稍用力抖落几下便破裂撕烂。早已经过了“新三年,旧三年”的年岁,拆下扔掉的时候,脑袋里盘算了一下凑和在一起过日子的年头,不知不觉间已成了两位数。

磨合的艰难、岁月的平淡,也都尝过了,在这如水经年里。都说世间好物易碎,但也有坚牢的,这还是要看两个人是如何求同存异,能够贴伏在烟火生活里,想尽办法将日子过出滋味来的。

站在“事后诸葛”的位置上,我们总能从结果倒推出来许多先前的蛛丝马迹来。一条一条的皱纹爬上面孔是如此,一拍两散的结局一夜之间发生其实也是如此。当初我们在哪里?我们在做什么呢?

早有端倪,是我们自信满满,佯装不以为意,是我们自欺欺人,假装视而不见。苗头不扼杀,转身便是藤与蔓,若是再不抽刀,结果便是隔着山与海。一时之仁,还不够狠,有时候是为情所困,有时候只是认命的借口罢了。

败事如此,成事亦如此。很多事情百般努力看不见改善的迹象,坚持得越久越是怀疑自己付出的“沉没成本”倒底值不值。很多人总以为我们是靠着可贵的信念坚持下来的,其实很多人靠的是“输不起”。毕竟就此放弃了,前面的努力也要白白地付之东流了,不如就这么撑着,死马当着活马医。

老天给的一颗糖,总在一个人最觉得意外的时刻。我小时候学骑单车,大人陪着我歪歪扭扭了好久也没有学会。有一天,大人不在家。我一个人扶着墙爬上了自行车,在推离墙面滑行出去的瞬间,我找到了平衡感并且将它收藏在肌肉记忆里。没有此前的歪歪扭扭是办不到的,可是没有自己鼓气勇气冒险试试,估计还是要等好久。

此生成就的很多事情,多半也是这样子的吧。日积月累地在做,忽然就来了一个刊稿的邀约,每天都在瞎琢磨,忽然就把一件事情想透彻了。天天喊着热啊热啊热啊,黄昏的时候去遛狗时,意外感受到一丝凉风拂过脚踝。原来在燠热的伏天里,已经埋伏着肃杀的秋意。

是啊,谁也没想到今年的这个暑假会以如此的方式“提前结束”,等到想要做计划出门去旅行的时候,发现为时已晚。那些“肇事者们”估计也没有料到这样的结果,“惊悟”的时候大概也是如此想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