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释放过的每一点善意,都会成为照亮你人生长路的微光

一个人可以成为别人的光源,哪怕他们自己并不知道,哪怕他们自己的生活并没有光。
—— 艾丽丝·默多克

文 / 左叔

在小城生活有一个好处,那就是身处在“熟人社会”的社交网络里。哪怕是临时参与一项工作,搭建一个临时的团队,也能够非常迅速地打开局面。有时候,冷不丁地要去找一个完全不认识的人,你发现拐几个弯还是有机会认识的。

今天台风“烟花”登陆,我去社区参加志愿服务,就碰到了我女儿同学的爸爸,碰到我爱人的“同行”,碰到我参与过的阅读推广活动坐在台下的观众……几句话一聊,原先多多少少略有一些拘束的陌生环境,一下子就变得亲和许多。风雨交加、令人抱怨的天气,乍一看似乎也没有想象得那么糟糕。

这几年因为参加阅读推广等社会公益活动,以及偶尔也会在电视上露露脸的关系,所以常常会有走在路上、坐在小饭店里被人认识出来的时候。有一次被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认出来,还说上一次去过我家,说得我特别懵,以为自己失忆了呢。看到了特别当真地跟我说谢谢,我只能略微尴尬地点了点头,笑了笑,应付了过去。

隔了两天,我才想明白小姑娘说的是怎么回事。我原先将一套不常住人的老房子,借给一位拍短视频的朋友取景,而那个小姑娘就是那个颇有年代感的短剧里演“女主”的小时候。我们一直没有见过面,但以前我曾写过一首童谣,小姑娘应该拿到过台本参与表演过。她应该是先记住了我的名字,尔后在听到别人喊我的名字之后,才认出我来的。她说的那句谢谢,大概就是指的这件事情吧。

这种奇奇怪怪的经验,早些年常常在网络上。因为我在大概十几年前,坚持做过几年的网络广播节目,当时算是国内比较早的一批在音频上持续输出的人。所以,现如今偶尔在一些新生的平台遇到一些朋友,还是会被人问起,你是不是当年那个做网络广播的“左边”。名字都不一样,还能被认出来,我觉得这件事情就特别玄妙了。后来,这些认出我来的朋友,有些给我了一些平台的资源,有些人给了我一些写作的机会。

我觉得现如今正在做的事情,很多东西虽然形式不一样了,内容不一样了,但仍旧有一脉相承的地方。有很多之前看不清的东西,迷茫过的事情,会被过往不计得失的付出,不经意间释放出的善意,慢慢引导到想要去往的目的地。手头上很多在做的事情,几乎都是朋友托朋友这样子一步一步过来的。

除此之外,我觉得无意之中与人为善的点滴小事,被人挂念着,再有回馈过来,还是挺让人觉得暖心的。总觉得有人挂念着,世间风雨也算不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