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在瞎逼逼和没脑子之间,最难的是内在的笃定

文 / 左叔

小城不能有什么事情,一有什么事情就很容易破了圈层,街头巷尾站闲的人、麻将桌上打牌的人也能讲几句闲话,仿佛是自己亲历的一般。

事情传来传去就脱离了“本来”。信息的源头肯定是有缺失的,只有一个“主干”,没有“血肉细节”,每个人都根据自己的个人的生活经验,将其中一部分缺失的信息合理化。谦和一些的人,讲这些的事情会说“可能”,不谦和的人,讲这些说会说“肯定”。可是,这个原本只是“合理化”的虚构,在传递的过程之中,变成了另一个人口中的“实证”。就这样以讹传讹,最终衍生出谁也不能认识的“版本”。

是十万,还是三十万?不同的版本里有每个人合理化的揣测。是全部,还是缺一人?这里总有一些“倒霉摊上”期待“豁免”的朴素念头。然而,讲来讲去也是无意义的 ,唯有提醒自己在这样的场合里还是要明哲保身,有些事情能不掺和就不掺和,能盯着把人送到位的还是要送到位的。

杰克·福克斯曾说,有两种事我们应该尽量少干,一是用自己的嘴干扰别人的人生,二是靠别人的脑子思考自己的人生。人若是有自省,第一件事情还是比较容易达成的。不讲,自己心里嘀咕嘀咕,给自己提一个醒,也不为过;即便是讲,和朋友,在小范围里面说一说,也是可行的。可是第二个就难很多。

别人讲的事情,不可以全信,也不可以不信,多多少少还是要推敲一下的。一件事情,他既可以这么讲,也可以那么讲,为什么要偏要这么讲呢?有时候倒推动机,你就可以看出来,一个人拿自己生活经验去补足的部分,一个人是不是随大流人云亦云,一个人是不是笃信自己的价值判断和是非观念。

人是社会动物,很难身在“潮流”之中不为所动,但在内在笃定和外部影响之间,应该建议一套自洽的平衡系统。说自己该说的话,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关心别人的评价但不在意,目光向外,评价向内,想做到这一点最难的那部分是建立自己内心的笃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