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人生的境界是学会闭嘴?!

今天推送的是第50篇日签

起初,只是一时起意,并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到哪一天。后来心定了,计划先写满1年。再后来看到今年是闰年,顿时觉得多出1天也很“艰巨”。

我每天写日签的“节奏”大多如此:

早上五点三刻左右醒来,会在睡意朦胧之中打开某日签APP,它会随机出现一句话。我会把这句话放在心里“咀嚼出味道来”。

等到早餐、溜狗、浇花、送孩子上学等一切杂事做完了,我会在电脑上,赶在每天上班前,花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将500至800字码完,连带选音乐和排版。

周末或假日,会稍微倦怠一些,更得会比较晚,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断更”过。

日日写,未必会能写出好的来,常常有辞不达义,容不得细细推敲,甚至连校对也来不及做,但这也是我目前的处境和状态,学不来村上春树“日更六千”,勉强凑个“日均六百”吧。

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情?其实也没有细想过,站在这个当下一定要找出它的价值和意义,无非就是在“码字”这件事情上,练练手,不生疏,以“输出”倒逼“输入”,让自己保持相对“鲜活”的状态。

今天,某日签APP推送给我这样一段“不知出处”的话:人生有两种境界,一是痛而不言,二是笑而不语。

乍一看,人生境界是“学会闭嘴”。与这个标准相比,我在各类社交媒体上的表现显得层次极低,一有风吹草动便“发声”了。

现实生活中,职场模式里,我也是会”原地爆炸“,有胆拍桌子的人。让我抵达“痛而不言”、“笑而不语”那样的境界,太难了。估摸着很多人大概也是和我一样,在说话这件事情上都有“一点就着”的毛病。

心理学一直倡导要及时宣泄,时刻担心大家伙憋出毛病来。教做人的“鸡汤”,反过来劝人要圆融,得饶人处且饶人,不要“把话说死”、“把事做绝”,“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我特别想给这段话增加“合理性”,希望它的内核应该是“外圆内方”。也就是说,我们内在的痛感还在,笑点也还在,只是外面的表现不再那么“锐利”而已,说是说了,但没有说破,笑也是笑了,但没有笑翻。

被人踩了一脚,“吱”都不“吱”一声,应该不是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