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留不住的,不必记得

| 左叔新书: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 手机支付宝搜索 公交红包29178085 |

文图 / 左叔

多肉的盒子,是父亲用旧地板或者装修多下来的木材随便订的。后面,吸收了我的改进意见。做得极浅,大概一尺来长,一掌略宽些。放在女儿墙上,尺码子控制得刚刚好。

为了“压降成本”,盒子里面装的一半是园艺土,一半是多肉的专用土,也有可能配比更低,毕竟专用土不便宜。也有试过全是园艺土的,疏水性太差,由冬转春,青苔都能长上。

-

-

种的多肉,有一些也是来路不明的。当然,必需是有自己花钱“请”来的,当然也有别人分享给我的一片叶子或者一根小苗。

大概也有顺手牵羊的吧,邻居家砍头不要的,或者实在是觉得太好看了,硬生生掰回来一两片叶子生出来吧。

种多肉大概就是这个乐趣,一片叶子生出一朵芽来,尔后天光日长就在不经意间长成了一株。

起先只是一个花盒,长着长着就爆了盆,再加上陆陆续续添的丁,最后实在是装不下。

父亲又一口气钉了好几个,大有一种敞开了养的姿态。有些长得好,惹人开口讨,最后只能转手送人;有些养育不当,一到天热就圆寂了。

来来去去,增增减减,总体规模还是控制在三四盆的样子。

算是完全露养的状态,扔在不常去的二楼阳台上,那个地方不大淋得到雨,光照算得上是家中最为充足的位置。

家中无人照拂它们,唯有我记得大概半个月去看一看浇点水。入手在养的普肉,多半都是夏型种,一年四季除了冻害、鸟啄、虫蚀等问题,杀伤力最大且最难捱的是度夏。

入夏休眠之后,我会及早将它们移到荫凉些的地方,其实也不远,就是往阳台里面搬了搬而已。

除此之外,再无深爱了。可是普肉多半不计较的,花盒里鲜少有空的位置,总是满满当当、一副再也装不了的样子。

大概也有因爱驰而色衰的吧,撒手人寰不愿与我为伴。不常看,都不记得走掉了哪些。留不住的,也没有什么好可惜的。慰留成了彼此负累,想要硬记,却一直记不下来。

人情也一样。只需要记得这些能够经过日久考验,春日里姿态自在的,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