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恶向胆边生

| 左叔新书: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 手机支付宝搜索 2201485 天天领红包 |

小时候很迷收音机。大夏天的中午。不睡觉。偷偷地听广播书场。为此。还经常挨家人的训斥。几次教诲下来。不见效果。家人也就慢慢放弃教化了。于是经常躲在巷子口有穿堂风的地方。阳光下。树梢头。知了吵个不停。广播里。书场中。一记惊堂木扣开一个世界。

那个时候。并不流行单老先生的段子。很多年后。单老先生在家乡老一辈人当中也不得市场。家乡人一撇嘴。直接了当地告诉你:噢,就是那个沙喉咙呀,不好听的!家乡人爱听王绍棠。据说是扬州评话的“大拿”。从迷收音机开始到离开家乡。我陆陆续续听了《隋唐演义》、《三国》、《水浒》、《杨家将》等等若干大本子。以至于多年后。在大学图书馆里找到这些话本子的印刷版。如遇亲人一般亲切。那些由声音营造出来的沙场。争战。情义。忠良。仿佛历历在目。

评话里面大多都有一些惯常的用语(抱歉,至今不知应用什么术语来界定它们)。例如:花开两朵,各表一枝。由此。情节主线分成两条。讲完这边穆桂英挂帅印策马西去。再讲那边杨太君持遗物上殿面君。脉络分明。主干清晰。哪怕漏掉一两期。也不会觉得跟不上。再有如。上下五千年。开门七件事。一字雁排阵。二字如何如何至九字如何如何。等等等等。不过有一句最让人觉得畅快。那便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每个人大概都有善恶两面。无论好人坏人被逼无奈也会起了杀念产。于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便成一些情节突变的由头。林冲怒从心头起。落了草。成也寇。水泊梁山多了一员虎将。潘金莲恶向胆边生。下了药。杀了夫。奈何桥上多了一个野鬼。情节由此丰富下去。一不小心便成了一本厚厚的书。再不小心便成了传世之作。

某一日。网络之上。风沙漫漫。左少侠策马西行。路过一客栈。门楣四字招牌。上书:考研论坛。左少侠进得客栈。正欲招呼小二。点酒要菜。打个尖儿。只见一泼皮无赖。在客栈之中。以本科生自居。嘲笑坛中自考生。专科生和成教生为垃圾。自视天下第一。一副用鼻孔看人的模样。其实只是一“八零”毛孩。未知柴米贵。少懂伦常乐。左少侠哪里能容得下这斯如此猖狂。当即与其对战。孰料这斯出招恶毒。口不择言。谩骂如泼妇。恶毒如蛇日蝎。想必是大脑发育未完全。左少侠料想无法与其理论。避而远之。不料这斯不依不饶。自讨没趣。左少侠怒少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盗得这斯伊妹儿地址。注册到垃圾邮件组。未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说白了。今天着实痛骂了一场。这几天看书的郁闷。大概也就由此发泄掉了吧。将他人邮箱这样处置。实属于奈。不过这一招用在将眼睛长在头顶上的人。也实在太合适不过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