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不为难自己,不将就别人

左叔文集《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各大平台有售 | 支付宝首页搜索 2201485 即可领现金红包


文图 / 左叔

人到了四十岁,大概就会有一种叫作“不惑”的境界吧。这种“不惑”,我觉得很多时候不是对世情的洞察能力,建立在经验基础上的思辨力,而是与自己的和解。知道自己是芸芸众生中的一个,身上有很多闪光点的同时,也有拥有着这样或者那样的劣根。所以在面对一些诱惑的时候,面对一些名利的时候,才会有所为,有所不为。不为难自己,也不将就别人。这其实不是一种境界,而是一种释然。

我觉得现如今的状态,算是我比较理想的生活状态:以最少的精力应付生计所需,以最大的热情投身兴趣爱好。有一份相对稳定的工作可以满足衣食所需,未必可以过得舒心,但至少是安心的。当然工作中还是有很多可以吐槽的点,但会知道“其实这就是工作本来该有的样子”,换任何一份工作或者环境其实多是如此。参与在一个氛围相对比较舒服融洽的社团,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有写作、有表达、有沉淀、有传播,这已经非常接近我理想的状态了。如果还有什么贪心的奢望,大概就希望时间管理上能够更加充裕和从容一些。

我一直有时间管理上的焦虑,我也一直希望能够在有限的时间里做更多的事情。我在年轻一些的时候,常常是以“手刀”的速度在奔跑,努力地去尝试自己不曾接触过的领域,做自己能力范围之外的尝试,我期待自己成为一个有“生命厚度”的人,这样的迫切的愿望常常给自己过多的焦虑。现如今略微地学会了放一放,沉淀一下,执行力稍微松散掉一些。偶尔也会有放空的时候,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想,其实我还不太会享受这样的时刻,那种身心灵稍微放纵之后的“漂浮感”,我不太懂得其中的美妙之处。我即便是“放空”其实也还在做事情,比如跑步健身之类。“活着的每一秒都有意义”对于我而言其实有点像是“魔咒”。

“从容”其实挺难的,就像湖面上的鸭子,看起来是悠哉悠域的,可是那水下的脚蹼却一直没有停过拨动。首先,它必定是有一个人的能力支撑着的,能够应付掉生计上的种种一定是有一个有能力的人。其次,我觉得心智也很关键,他懂得消化压力、有很好的转化,并且在给他周遭环境的人事物给予正向的能量,不转嫁自身的压力,给人的感觉永远是云淡风清、岁月静好。还有,就是身处任何环境之中的适应力。所谓的见过“世面”,往高里说就是“宠辱不惊”,会讲究,能将就,享受过最好的,也承受得住最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