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公交琐事

| 左叔新书: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 手机支付宝搜索 2201485 天天领红包 |

搬到东边住了之后,离上班的地方远了一些,大约不到五公里的样子,遇上前一晚有应酬喝了一点,第二天一早,通常会坐公交出行。2元钱5公里,折算成本算是还好,上海、苏州、无锡以及本地公交卡都可以刷,计费7折,算是不错的优惠。因为不会有什么堵车的状况,公交几乎都是雷打不动地时间停在小区南门的车站。7点15分这一班车,坐公交的只有几个跟我一样的上班族,剩下的都是自己出门上学的小学生。比起我的学生时代要幸福不少,依稀记得我们那时间到校应该在早七点之前。

我会看见一个大约小四年纪模样的男学生跟我同一辆车,我不常坐,但几乎每一次他都会坐在我前面一个位置。偶尔会有他的同伴,一个比他略胖的男生。胖男生明显是好脾气且不属于意见领袖那一派的。胖男生会在书包里面藏着锅巴等小零食,并且乐于分享,应该是属于那种心底比较宽,孩童期比较长的孩子。而小四年纪的那位却明显得要成熟一些,因为常常看见他一个人蹲坐在路边的台阶上等车,望着自己的鞋子发呆。这样的举动不是这个年纪的孩子应该有的。他们当然也谈圣斗士如何修炼的话题,依稀记得这样的话题早在我们念书的年代便已经有了,可见隔了这么久,有些东西并没有消散。

公交一路上会路过两个小学,坐在最后一排的通常是四个女生,分在两个不同的学校里面。也许是经常坐车的关系,彼此都很熟,有一个过于早熟的女生嗓门很大,口头禅是“拜托啊,我的小姐”,但好她的身份显然不是排名第二的丫环,她大概是那个群体里面的意见领袖,总是最先开出一个话题来,或者对别人说的事情下一个结论,当然从来都不会忘记加上“拜托啊,我的小姐”这样的感慨。想必将来不成为社区主任,也会是一位颇有建树的女性。

他们谈论当下社会屠童事件,但并没有说得有多恐惧,只是觉得带入校证很是麻烦这样的抱怨,每个年龄层有每个年龄层看待问题的角度。就像昨天看到《新闻1+1》关于512再育母亲的节目,为人父之后,所以更能理解那种丧子这痛,更能理解那些将更多的情感投在一个新的生命上,可是那些生命是全新的,并非复制品,这一点也许他们并没有看到。人其实时时刻刻都在改变,成为人父之后,其实更多了一层对于不同年纪孩子的观察,希望有一天遇到一些问题的时候,能够跳脱出来看待,但是我知道,其实很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