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今天是你余生的第一天

左叔新书《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当当 | 京东 | 亚马逊 | 天猫 | 签名本+帆布袋 | 有声版 | 新华书店温暖上市

今天是你余生的第一天

文 / 左叔 & 图 / 骑者

与“好基友”相约,去一个古镇跨年。
一年辛苦,各有各困惑。可这三五年间,渐渐有了某种默契,相聚时鲜少提及。
新酿的桂花米酒,几道家常小菜。因为有人还有工作,所以也不能喝到尽兴。
饭毕,拎着酒坛子,从小巷深处一脚深、一脚浅地走出来,时间还尚早。
于是,又沿着河两边的集镇街道走了一圈,目光所及之处皆是市声喧哗、烟火气丛生。

吹了冷风、又坐别人的车回家,酒劲来得较往日足了许多,匆匆洗潄好就躺下了。
朋友圈里的各大跨年派对,都还没有散场。
在朋友圈里,道一声晚安,转身便睡着了。
醒来,已经是新的一年。
微信群里还有漏网的红包、朋友圈里还有满屏的祝福和新年愿望。

想了想,还是说了几句。
其实这一日与过往的昨天今天都没有什么不同,讲什么愿意,不如说是一贯的秉持。
看世界、读好书、交挚友、勤动笔、做小事、常净心、念初衷。
余下的交给时间和机遇,开开心心过好“晚年生活”。
有人按赞,有人回复,但一直没有人Get到那个点。

已故加拿大作家阿利斯泰尔·麦克劳德有一句话颇有东方的哲思。
他说,“今天是你余生的第一天”。
这位产量不高的作家,一辈子都以他生活的孤岛为创作背景,直到去世后才有译作传入中国。
而在此之前,他是你我的陌生人,所以需要一部纪录片来帮助大家来认识他。

人类喜欢用“分割线”来划界,划定某些原本无法划定界线的东西,比如时间。
我们创造了秒分时、日月年、四季晨昏,还创造了一根看不见的“换日线”。
可是在这之前,时间无垠地走了很久,看不见源头,也看不见终点。
我们在中间的某一段踏上路程,但终究都是过客。

人似乎过了某个年纪,就不太会有什么愿望了。
或者说是不太会有许愿的动作了。
也许是世故了吧,知道所有的愿望都是在时地利人和相关。
与其空发愿,不如脚踏实地地活好每个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