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你自己都没有尽到最大努力,就不要借着孩子跟学校逼逼了

左叔新书《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当当 | 京东 | 亚马逊 | 天猫 | 签名本+帆布袋 | 有声版 | 新华书店温暖上市

你自己都没有尽到最大努力,就不要借着孩子跟学校逼逼了

文图 / 左叔

昨天下午微信家长群里,与我家有点私交的一位家长,转了一篇《常熟家长怒斥老师:小学一年级作业全部家长做,老师到底要了是干嘛的?》,希望大家不予评论转发出去。

我读完那篇文章,然后在微信群里表直接表达了我的反对意见:娃还在人手上,可以找好国际学校再干他。

虽然我很感激他长期以来利用业余时间辅导我女儿的英语,但这并不能捍动我对此篇文章以及这样行为方式的不认同。

到了晚上,又看到另一个圈子里的朋友,同样也在朋友圈里未予评论地转了这一篇。于是,我终于忍不住想要说几句。

01

家长觉得教育学校的事情,批改作业、督促检查、提升能力都是学校应该做的,家长只管坐收成果就好了。而学校呢,觉得孩子是你家长的,一个班那么多孩子一定会参差不齐,能够顾好大多数已经是学校教育的最大能力了,至于个别后进的,你家长不管,学校多讲两句督促一下,说白了还是尽责任的表现。

事实是什么呢?无论这个孩子最终教成什么样,学成什么样,都是我们自己的。学校桃李满天下也好,监狱装不下也罢,谁会去追究他们的责任呢?

家长就不同了,孩子成材了自然皆大欢喜,你完全可以一顿谢师宴就可以打发学校十好几年的苦口婆心。可是万一不成材呢?学校也不会关门,老师也不会下岗,而你后半辈子劳心劳力、死不闭眼的结局要如何才走到最后呢?

我也一样,对现如今的教育体制不满意,但是现实不是没有给过我选择的机会。大把的国际学校、无数的私立教育,再不济还能领回家自己教,为什么我不选择自己认同欣赏的教育模式呢?

这一切可以归结于一个字:穷。

自己都没有尽到最大的努力,为孩子创造摆脱这一切的条件,那么我只能顾忌孩子在别人手上,理智地选择闭嘴。

02.

我们这个社会缺少抱怨么?大家都可以站出来骂街,谁都可以在网络上当键盘侠。可是骂完了之后呢?照旧爹是爹,娘是娘。我们缺少的是什么?难道不是为之改变的勇气么?

从个人的职业发展前景来看,本质上,我是现如今教育体制的受害者之一。我辞了原来工作的初衷,是因为我女儿幼小衔接不好,一年级的课业几乎跟不上学校教授的进度。为了能够有更多的时间陪伴孩子,我选择离职与她一起面对课业压力。

的确,我说这话有点“坐着说话腰不疼”的嫌疑,因为不是每个人都能够辞职回家带孩子,但我在无力改变现实的情况下,帮着孩子一起面对困难的态度至少是积极的。如果现实已经是家长不管不行的地步,不是家长遭罪,就是孩子遭罪,我宁愿是自己多遭点罪。

你可以说正是这种“天下父母心”助纣为虐了现如今的教育体制,但我总觉得这比当着孩子面做一个抱怨社会的榜样强点儿。

我一想到,我女儿将来是一个充满负能量的人,遇事不想着如何尽自己的最大努力去解决它,整天逼逼个没完的,我心里就有那么一点点不舒服。

03.

不是我一概抹杀所有老师的付出,在我的眼里,孩子只要是在别人的手上,就不要奢望别人能够和你一样满心满意地对待你的孩子。第一确实不是亲生的,第二也确实顾不过来。据我所知小学主课老师一般要教三个班,面对一百多个孩子,还得应付体制内的种种消磨。

在这种的条件下,学校教育注定了只能解决共性的问题。你自己讲三遍五遍都没有教明白孩子的事情,老师真得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来特别关照你家的孩子。

那么有针对性的差异化教育到底谁来做呢?肯定不会是公立学校的老师。

我认为,如果家长有时间,批改家庭作业并没有什么不对。这能够让你第一时间知道孩子错在哪里,能够有针对性地重点加强,可以在随堂测试、课堂练习这样的场合里,帮着孩子找回自信心和学习的乐趣。

然而,你不改的结果就是带着问题到学校,上午随堂测验、课堂作业先吃了瘪,下午老师批改家庭作业才知道根子出在哪里。孩子放学回家,家长先是看到成绩发一通火,再催着孩子磨磨蹭蹭订正完作业。久而久之,孩子也觉得自己每天都在错,肯定不是块学习料。

这样就成了恶性循环,细想一下是不是大家一件事都没有少做,但却都在做无用功。

当然,你可以说你没有时间。如果你确定已经尽了最大努力,仍旧挤不出时间,那么我也就此闭嘴了,因为你的孩子毕竟不是我生的。

04.

我非常反感拿所谓的师德来裹挟评判这件事情。我相信对于很多老师来说,教师也就是份职业,与其他岗位并没有什么两样。

反问我们自己,谁在生计里不抱怨,谁在谋生里不厌倦。自己都没有尽到全力地去谋生,又何来的理由要求别人做到你理想化的样子呢?

还有一点,我想说的事情是,家校之间的沟通方式很重要,我们有时候不能以社会人士的身份来看待老师群体。

在我的眼里老师是心理模式特殊的群体,他们此生的成长环境极有可能是一辈子没有出过校门。就我有限的观察经验来看,他们骨子里都有一种世故了的天真,尤其是幼儿园、小学阶段的老师。

他们很多时候,并不会将自己的喜好隐藏得那么好,所以更多的时候在语言表达之间会露出一种不容分说的孩子气。

都是没有尽到最大的努力完成人生修为的凡人,彼此间多体谅一点也就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