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相由心生

左叔文集《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各大平台有售 | 支付宝首页搜索 2201485 即可领现金红包

我猜想,最后一次见到他大概是八年前的光景。见面时的具体细节早已经全然不记得了。当他在饭店门口出现的时候,我依稀看出一丝他当年的轮廓,可是也只是一个轮廓而已,除了轮廓之外,余下的部分都早已经不似当年了。我与他高中同学,曾经同班一年,但并不熟悉,念书期间大概也没有讲过几句话,后来人生际遇,因差相错,成为有那么一点点上下级关系的同事,共事不足半年,又因为各自的工作调动而变得没有什么联系。数年前,他希望我托人帮他办一些工作上的事情,后来事情未成,不了了之。前几日联系我,希望能够当面跟我讲一些他的事情,然后由夫人陪着就过来了。

念书的时候,他的下颚轮廓和眉眼间与周华健有几份相似,却因为个性不羁,缺乏了阳光健康的一面,凭空中多出几分流气,他的成绩一直不是很好,会结识一班与他相似的学生,那个年代都有的游艺内容大抵他都碰过了,结果当然没有能够继续念书。经历一番之后,在我们所在的机构里面得到了深造进修机构,重新念了三年的进修课程,如此这般,已经足足比我晚了六年。如此仅是如此,我想他大概也不至于伤心,后来重新分配工作岗位的时候,去了苏北最偏远的农村工作点。他在席间给我大概描述了一下他当时的心情。在南京得到的通知的时候就已经大哭了一场,然后一个人去苏北报到的时候,只是一百多公里的路程,车开了超过六个小时,一路上城市背影和熟悉的繁华越来越远,道路也开始变成崎岖不堪,那一日倾盆大雨,他下车的时候,一脚踩在一个泥潭里,这就样丢了一双鞋。

他结了婚,找了一个南通市区的女生,当然也同样的是聚少离多,一年在一起大概也只是十来天的时间,况且苏北的薪资待遇相较南通沿江一带已经低了不少,于是萌生了想要调离的念头,可是一切又岂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毕业五年为了工作调动也跑了五年,其间花掉的冤枉钱已经不计其数了。见到他的第一观感便是憔悴,头发近乎成了花白,下巴更尖更突出,牙齿越发得显得不整齐。本应该突出的颧骨和鼻梁部分好像缩进不少,整个脸显现出一种往里面凹的感觉,难道这就是传闻当中的“正宗猪腰子脸”?

走投无路,问计于我。这样的机构里面,辞职或者离开都是需要一些“关门过节”的,因为如他那样想走的人也实在是太多了。粗略地吃了一餐饭,说了一些安慰定心的话,又帮着去打听一些事情。送他上车的时候,隔着车站的沾了灰尘的玻璃,看着他上了回程的车子,突然间觉得他背弓了不少,原来人长成什么样子也不是天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