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嗨,你看那万家灯火

| 左叔新书: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 手机支付宝搜索 2201485 天天领红包 |

这平常的每一盏灯又似乎都饱含深意

嗨,你看那万家灯火

在某个华灯初上的冬日黄昏,我看到那条河。

彼时不远处播放广告的大屏幕恰巧打开,变幻的灯影铺在河面上,河面却波澜不惊,大概风小,也大概河水从容,此时的这条河,与我看到的春日阳光下的波光粼粼完全不同。

河水波纹宽大,一波波助推,向前流动得缓慢而温柔。流动的宽柔河水有着绸缎的质地,路灯的光在河面上被拉长,与河水本来的清绿色构成这绸缎的底色,而大屏幕的变幻的光在河面上跳动,多彩霓色,仿佛绸缎上的美妙的提花。

我就望着这匹长长的有着浓油般质地的绸缎,不知它从何而来,也不知它终到何处。而抬头望去,是万家灯火

嗨,你看那万家灯火

我由衷地热爱黄昏和夜晚,胜过每一个白日和每一寸阳光。

冬日的夕阳是淡漠的温暖,悬在远处高大的柏树顶上与我相望,那一抹沉静柔和的橘色与我心心相印,也许它懂,也许它不懂,我爱恋它的心意却从未改变过。它在我眼前,并不理会我,我看着它从柏树顶走到树梢,再从树梢处一点点消失,直至被天色湮没。

夏天傍晚西边的天空常常会有玫瑰色的晚霞,或者热烈的火烧云,这时我会忘记手中正在洗着的青菜,看朝霞和红云在不远处自在流淌,往往在它们最美丽的时刻便转瞬消失,像是哪个粗心的姑娘一下子收回了她乱放的霓裳。

而相继而来的夜晚,在任何季节都是一如往常沉默的昏黄路灯,和推窗入眼的万家灯火

这种景象在山顶或者高楼看过去似乎更加辉煌。

这辉煌是由一家家窗子里的细小灯光组成,它们或是暖黄,或是淡白,也许暗淡,也许明亮,相同的是,每个格子里都是尘世生活的气息。

嗨,你看那万家灯火

当然这样去体察万家灯火的机会并不多,必须是我抽身而出,站在陌生城市的酒店窗口,或者置身某大厦的19层,而更多时候,我也是存在于那星星点点的灯光之中,哪里有我,你并猜不出。

这些灯火中,也许有年轻的妈妈在做饭,她读小学的孩子正在写作业,而油烟机轰轰作响,孩子在在喊着妈妈,而说了什么,她并没有听到;也许那对并不年轻的夫妇刚刚结伴回家,而他们读中学的孩子正在匆匆赶回家的某条街道上;也许他刚刚卸下工作的重担,双脚搭在书房的桌上任疲惫袭满周身;也许她年迈的母亲一天未得清闲,此刻又劳碌在厨房,而老父亲在客厅保护着蹒跚学步的小外孙;也许那只狗,已经在即将夜幕降临时就等在门口,等待它的主人用钥匙拧开门的一瞬间。

这些你抽身于局外看到的万家灯火温暖吗?温暖。安稳吗?是的,很安稳。那么,他们幸福吗?

也许幸福,也许没那么幸福。你知道,人生往往有很多错觉,如黛玉见落花悲凄,如志摩见康桥不舍,而事实是,黛玉葬花花并不悲愁,志摩别康桥康桥也并无眷恋。这只是真实的错觉,这错觉来自主观感知,来自情感迁延,来自用眼看和内心被触动的人,而与对方,似乎并无关联。

嗨,你看那万家灯火

是的,万家灯火给了你错觉的幸福感。当你深情凝望,你并不知道,或许那个孩子今天默写成绩并没有给妈妈看,与妻子结伴回家的丈夫下午刚刚与情人幽会完,工作劳心的他无论如何也处理不好与女友的感情,她老母亲的腿痛今天并未好转,而那只狗,已经孤独地在家里整整等了主人一整天。

每一间房子点亮灯光的初衷都是为了创造幸福,那是希冀,是人生之路的又一个开启。当幸福变为平稳,成为习惯,才知道一眼望不到头的是是平淡,是琐碎。

是的。生活平凡而琐碎,日子漫长而平淡,辉煌和盛大往往只在一瞬之间,人们对脚下的路边铺陈边点缀,走在街上的每一个人都是秘密,他们把这些秘密装在心间,藏在眼中,掩在笑意里,又各自带回家中。我们远远望过去,玻璃窗通透,灯火明亮,人们忙碌得习以为常,而每一盏灯又似乎都饱含深意。

没错,万家灯火里,闪烁着的是不那么明亮的秘密,它们比万家灯火本身更能揭示出生活的意义。

复杂往往掩藏在简单里。还好,人们并不愿意多想。让我们感动的这些夜晚窗子里的星星点点,不外乎是最平常的每一天的每一刻,那里是停伫,是接纳,是归属,是又一日奔波开始前的休憩之地,是人们追求的安稳,是被生活洪流袭卷的千千万万个日子中最平凡的一个,一如那条有着绸缎质地的河流,绝大部分时间里无波无澜,不缓不急,气定神闲地在微风助推下,一波又一波信步向前。

愿你带着观望万家灯火的温柔与心动回到属于自己的那盏灯下。它照得出你脸上的皱纹,耀得出你眼瞳中闪动的光芒,映得出你并不高大的身影,它将所有收纳,又将一切吐露,百盏,千盏,万盏,坦诚如阳光,又含蓄如同朦胧的月亮。你不要问,他也无需说,因为在每一个平常的夜晚,万家灯火盛放出的,是所有生活中坦荡庞大又隐秘自持的本质,是所有幸福中隐藏着的巨大的真实。

嗨,跟着我,看那万家灯火,我相信你会懂得。

欢颜

文/苏小旗 图/雁庭米饭

支付宝打赏支付宝打赏 微信打赏微信打赏

请作者喝杯咖啡

最后编辑于:2015/12/14作者:苏小旗

苏小旗

苏小旗,78年生人,东北女子客居江南,凭心生活,听心写字,喜欢一切需要花费时间打磨的东西,是为情意。笃信“乍见之欢不如久处不厌”。愿喜欢。个人微信公众账号「苏小旗」:huanyan-s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