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白将军工作室:有血有肉的真实感

左叔出版作品《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各大平台有售 | 手机支付宝首页搜索 2201485 领红包

白将军工作室

白将军,男,山西人,绘画、陶艺工作室合伙人。

左叔采访手札:《金太仓》杂志社的摄影编辑“米饭”君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机缘,去“图采”过白将军工作室,然后将拍摄图片发布在朋友圈,这也引起了我的采访兴趣。其实此前在太仓名人馆的公益活动现场照片当中也曾经见过“白将军”的名号,只是缺少这样的采访机缘。只是近阶段手头的工作实在积得太久,一直没有抽得空来当面去聊一聊。所以这一次虽然近在咫尺也只能通过“笔访”的形式,将采访提纲通过网络交给他。未曾想没隔多久,他便以“手写字”的形式发给我三页纸的内容,并且跟我抱歉没有时间将它整理录入成“电子版本”。也许是书面语境的关系,在整理这些文字的时候,总感觉他的回答过于正式了一些,缺少一些手作艺人身上的“烟火气”,于是想借着微信再语音再聊几句,几条信息过去很久之后,他才回复:在外地并且喝多了,只能明天答复我。这个答案就我个人而言是喜欢的,短短几个字世俗平凡,但却带着一个创业者“有血有肉”的真实感。

白将军工作室

左叔:工作室为什么叫白将军呢?乍一看,这个名字第一时间不会联想到与美术绘画相关的内容。
白将军:“白将军”工作室这个名字分别取自我个人的姓氏,还有另外一位合作伙伴的名字。这个名字对我们的而言意义重大,但它并没有其他的意义。很多时候,这些都是灵光一现的事情,并不去细细深究,一些事情对于当事人有一些特别的意义,而对于另一些人那就是一个名字罢了。

白将军工作室

白将军工作室

左叔:你们是太仓人么?
白将军:我们都不是,我是山西人,我的合作伙伴是广西人。选择留在太仓,也是机缘巧合,这要感谢一个大学同届校友,他把我带到这里,我自己选择留下来,是太仓的安静舒适吸引了我。

白将军工作室

白将军工作室

左叔:当初为何想到会成立这样一个工作室呢?
白将军:想到成立这样一个工作室,概括起来有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来,这是我们都擅长的领域,二来,我们对现有的教学培训体制和模式有一种本能的抗拒。我们希望能够给一些美术的爱好者提供一些有别于以往的体验,抛弃那些刻板、教条、功利的部分,真正来享受手作的愉悦。

白将军工作室
左叔:看到一些公益宣传活动你们有在参与,对于推广而言,你们有什么样的感触呢?
白将军:在宣传在这一块,我们认为是挑战与机遇并存的。挑战是本地的传媒力量还是很薄弱的,缺乏足够的影响力。机遇的部分,我们赶上互联网时代,这给我们提供了很多便利,特别是个人社交软件的风行。正是由于这一点, 我们也可以构建自主的宣传平台,比如说我们的微信公众账号。当然,我们也一直与公益组织和一些机构的公益项目保持良性互动,也希望通过一些公益的活动,将我们的一些努力回馈给公众。

白将军工作室

白将军工作室

左叔:想必你们的专业都是与美术相关的吧?
白将军:我们都是绘画和陶艺的科班出身,也有多年的从业的经历。这些也是我们真正挚爱的事业。

白将军工作室

白将军工作室

左叔:能否请教你们都是师从于哪位大师呢?
白将军:我们都应该算是“学院派”吧,所以也谈不上师从于谁。现如今艺术院校的本科教育从体制上已经削弱了教师作为个体的影响力,在这样的教育模式之下,个体的魅力往往被掩盖了,所谓的传承也是名存实亡的。

白将军工作室

白将军工作室

左叔:工作室日常的作息是什么样子的?
白将军:虽然我们有比较严格、

必须遵守的工作时间,但是还是有一定的弹性时间可以供我们自己灵活的支配。

白将军工作室

白将军工作室

左叔:每年会安排自己的采风吗?曾经去过哪里?
白将军:对于我个人而言,我的大部分创作并非来自采风的体验,这也是决定了我不会花很多时间和精力在这个方面。最近采风的经验,就是我花了两个多月完成对太仓当地风土人情的初步观察,并且由此创作了一些作品。

白将军工作室

白将军工作室

左叔:你个人的创作大概是哪个方向?在这个行业有没有什么特别经历?
白将军:我偏爱于人物的创作,但通常都没有什么特别宏大的主题。谈不上有什么特别的经历,只是曾经办过一个个展,参与过两个集体展览。

白将军工作室

白将军工作室

左叔:艺术行业很多需要一点点集聚效应,换句更直白的话来说是需要“混圈子”的,但就我个人所知,本地相对圈子比较窄一些,你是如何看待的呢?
白将军:我本身并不看重一些圈子能带给我什么,我只结交那些真正志同道合的同行。

白将军工作室

白将军工作室

左叔:在这个城市生活你有什么愿景吗?
白将军:在不违背初衷的情况下,我们的目标还是要把工作室做得有影响力。

白将军工作室

白将军工作室
左叔:艺考或者学艺与最终以此为谋生手段其实是有很大的区别的,作为过来人,你有什么建议可以给比你更年轻一些的追梦人?
白将军:在从事了几年艺考教学工作后,我们逐渐认识到这个东西对于我们或者对于那些参考考生而言意味着什么。至少在近二十年的时间里,艺考一方面作为艺考生进入大学的一个敲门砖,另一方面则完全是高校应试教育的产物,扩招是着眼于大批青年完成高等教育、促进就业的一个应急工具,但现如今看来,它还没能发挥它应有的作用,但是艺考作为一个长期的人才计划并不会因此而取消,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只会提高准入门槛,希望在这方面有兴趣的年轻朋友们能够有足够的思想准备。

白将军工作室

左叔:“左边频道:我们的悦读拾光”是一个以推荐文艺作品为主要内容的网站,能否请你为大家推荐一些你个人所喜欢的电影、音乐和图书吗?或者介绍一下你平常在这些领域涉猎的一些作品大概是哪个方向的?
白将军:最喜欢的电影:《肖申克的救赎》、《教父》,音乐作品的话前几年喜欢马友友和墨西哥大提琴家卡洛斯·普利埃多的大提琴作品《巴赫》系列,书我推介大家一个德国作家,威廉·格纳齐诺,我读过他的两部作品《爱的怯懦》、《女人、房子、一部小说》。近期我在读历史,托尼·朱特的《战后欧洲史》,当然也读一些国内作家的作品,最近开始读钱钟书的《围城》等。

采访/左叔(苏州·文字工作者)
微博:http://weibo.com/leftfm
微信:leftfm(通关秘语:文艺店铺采访)

摄影/米饭(苏州·胶片摄影师)
微博:http://weibo.com/rawishrice
微信:sk8_Qian(通关秘语:约拍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