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再见熊二

| 左叔新书: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 手机支付宝搜索 2201485 天天领红包 |

昨晚我又梦到了熊二。
它长大了,但依然单纯天真的样子,阳光下逆着风欢快地向我奔来。
第一次见它是初冬华灯初上的黄昏,看了我在论坛上的贴子,刘先生带着它来到特殊教育学校门口见我。我和女儿等在那里,远远看着男人身后跟着一只小金毛,它活泼地蹦蹦跳跑过马路,跑到我身边。它丝毫没有防备,欢快地摇着尾巴,在我身边嗅来嗅去,我蹲下身,它的头立刻伸进我的臂窝,身体不停扭动,潮湿的鼻头亲昵地拱着我的手,昏黄的路灯光下它的毛色非常柔和光亮,我抚摸着它的额头,仔细打量它,这是一个帅气的小伙子。刘先生说它有四个月大。

妈妈,它太可爱了!女儿既兴奋又有点害怕,笑着说话的声音都发出颤音。
刘先生说因为女朋友到邻市工作,他照顾不来,只有再为它寻个主人,不贵,而且赠送狗粮,只要好好待它即可。
第二天我们开车把它接回了家。
它是一个孩子。对新家充满新奇,从客厅跑到阳台,又从阳台跑到厨房翻垃圾桶,被赶跑后又从厨房跳到沙发上。它既活泼又温驯,既调皮又好奇,家里一下子充满了生气。
熊二调皮乖顺,无邪纯真,夜晚把它关在阳台,从不急躁吠叫,清早放出来即十足欢快。但它性格十分鲜明,像开始有了叛逆意识的男孩,每次遛它总是不满意绳索的牵制,经常走着走着就赖在地上,任你怎样拉它叫它就是不应。只有你耐心地蹲下身,目光与它平等对视,轻声唤它,它才会歪着头看你,思忖片刻,起身向你走来。

再见熊二

我十分享受照顾它的时光,把它当作自己的孩子。我用旧棉絮给它缝了垫子,在网上给它买零食和玩具,为它准备食物,为它清理粪便,带它洗澡,跟它玩耍。
它给予我的感情非常纯粹,没有奢望,没有要求,满满的都是无条件的信任与喜爱。
养了一段时间后,看我这样忙碌,我妈开始担心。她并不是十分赞同我养狗,“这么大的狗蹦起来像驴一样,照顾起来太辛苦了。”她说。况且女儿小学后就都由我自己打理,工作繁忙,生活琐碎,她怕我没有精力。我看得出她眉间的担忧,懂得她是怕我太过辛劳。尽管我已经对未来的日子做了充足的准备,但还是不忍心看到她对我有丝毫担心。我极少忤逆他人意见,更何况来自母亲对孩子的牵挂与心疼。“等孩子大一点,你有足够的精力再养吧,这样你太累了。”她说。
几经思考,即使十分不舍,我也决定尊重妈妈的意见。而促使我转让它的另一个原因是,它跟我在一起只有十天,时间尚短,如果对于养它有一点点的犹豫和退缩,那么此时的感情割舍起来更容易,时间越久感情越深,因此更不能拖泥带水。

于是我马上上网,发布信息,寻找买主。
说来也巧,新的买主是我们学校以前毕业的学生,它看了熊二以后很是喜欢。但是检查一番后发现它有虫,“能不能再便宜三百块钱”,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跟我说,“因为我咨询过兽医,这种情况要泡药浴驱虫,我家有小孩子,毕竟要考虑孩子的安全。”我同意了,尽管这样已经相当于半买半送,但我看得出他喜欢熊二,自家有院,愿意带它看病,已然是具备了养好它的外因与内因。我愿意。
第二天傍晚,他带着妻子来领熊二,我整理好熊二最喜欢的棉垫子和玩具,带上他的狗粮和零食,把它送到路口。它像当初看到我一样欢快的向新主人跑去,他们被它的热情感染,欢喜地抱着它,准备带它回家。亲昵了一会后熊二回头看我,眼神纯洁清澈,然后扑向我,仿佛在问我为什么不跟它一起走。我蹲下身摸着它的头说,你到了新家一定要乖,要听话,说完我的眼泪就流了下来。他妻子问我:你哭了吗?你不要哭,我们会好好待它,以后想它了你可以来看它。我说好,然后看着她抱熊二上车,跟我说再见。我没有听她的话,一路哭回家。

再见熊二

我妈和朋友都说,想它了就去看它,像看亲戚一样。
但我删除了买家所有的联系方式。
我不会去看它。已经离开,各奔前程,我只是命运安排给它的一个中转站,负责带领它到更自由随性的生活去。而彼此相处的十天中我给了它全心全意,为它寻得好人家,我抱歉对待它不能善始善终,但已然尽心做到最好。从此分别,再无来日方长。
有些感情就是这样,来无由去无果,但相遇时的欣喜是真的,相处时的陪伴是真的,分别后的永不再见也是真的。惟有相伴时倾情尽心,才会无悔来日的天高水长。
我妈说以后孩子大了再养一只金毛,也叫熊二。我说我不会养了,这世上没有第二只金毛叫熊二。

现在我有了一只猫,叫Eva,照顾猫确实更加轻松。我很爱它,它不知道我们跟熊二的这个不算故事的故事,这个家就是它的世界,它的全部,它生活得富足随意,怡然自得。
但我昨晚梦到熊二了。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梦里的它是成长着的,依然无忧无虑,依然天真无邪,依然依赖我,我对它仍有满心的爱。
梦里它欢快的逆着风向我奔来,我蹲下身,在金色的阳光下对它张开双臂,微风中的脸上是发自内心的欢笑。
梦中的那一刻,我敞开所有感情,等待它扑向我的怀里。

支付宝打赏支付宝打赏 微信打赏微信打赏

赞赏一下 添加微信 LeftFM 交流

最后编辑于:2015/7/6作者:苏小旗

苏小旗

苏小旗,78年生人,东北女子客居江南,凭心生活,听心写字,喜欢一切需要花费时间打磨的东西,是为情意。笃信“乍见之欢不如久处不厌”。愿喜欢。个人微信公众账号「苏小旗」:huanyan-s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