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1

又快到春天“捡猫”的时候了

| 左叔新书: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 手机支付宝搜索 2201485 天天领红包 |
猫花花可爱多

文图 / 左叔

最近几年,我有三只。确切地说,我最多同时拥有过三只。除了第一只是开车从上海接回来的,其余的都是春天在小区里遛时陆陆续续捡回来的。

那只我开了五六十公里接回来的猫,大概率也是一只中华田园猫,不过模样很周正,尤其是并拢前腿端端正正坐着的时候,脖颈和前肢的皮毛膨松利落,个性温吞且粘人,是个讨人喜欢的家伙。

不过,这只猫一直有隐疾。其一是不会叫,小时候也叫过,只是没有声音,生过一次类似于感冒的病症,流了很多鼻涕,尔后嗓子就哑了,成年之后就彻底地悄无声息了;其二是肠胃不好,大便多半是不成形的,送医多次、换过猫粮等等高阶手段都试过,最后连外祖母“土法炼钢”的方子也试过,均不见好,最后也只能是时刻防着它不要蹭到哪里。

那只猫刚来的时候叫小咪,后来陆陆续续有了其他的猫,便升级为大咪。大咪在我家生活了两年多,每次遛的时候,它在后面安安静静地跟着,是小区一景。在邻居眼里,这只“虎斑”狸猫纹的家伙是“神奇动物”般的存在。只有家人知道,它刚来的时候只有巴掌大点,体弱畏寒,几乎夜夜都是伏在金毛的肚子上睡觉的。金毛温和,虽是公的,但也视如己出,没事就舔舔它,暖男到“中央空调”级别。

-

-

接在大咪后面的是一只“黑猫警长”,取名“小布”,是女儿从仅会的几个英文单词“black”里化来。它周身黑色为主,唯有四蹄踏雪,本应是个“正面角色”,无奈嘴巴上长了一粒白色“贪嘴痣”,瞬间有了一派“奸滑相”。

小时了了,好玩的事情不多,唯一“神奇”的地方也是能够和一起遛。这猫应该属“孙悟空”的,我牵着孩子、牵着狗 、后面跟着两只猫,一行人浩浩荡荡如“西游”一般。而它每每冲到最前面,遇到好爬的树,嗖的一声先上树,尔后等我们大部队从树下行过,再下树追上大部队,瞬间冲动前面甩掉我们,爬上另一棵树……如此循环往复,仿佛不知力竭。

大了之后,“小布”算是恶名远播,一身雄纠纠的腱子肉,是打遍小区无敌手“一霸",虽然偶尔负伤挂彩,甚至掉了一颗犬齿,但也是一派笑傲江湖式的“老子不在乎”。估摸着它的江湖地位多半是打出来的,它走过连小区几只癞皮流浪狗也都灰溜溜地噤了声。

尔后,春天遛狗就有了一只三花猫。那只猫小时候,模样真招人疼啊,白褐黄三色调配均称,凡是露出肉色的地方都是粉嘟嘟的。本已是“吃穷”的状态,最后还是拗不过女儿留下来养着。这猫打娘胎里来的娇滴滴,干猫粮碰得少,湿猫粮勉强吃两口,刚喂过没一会儿又喵喵叫,抓过来吃食又草草两口,怎么伺候都难。

这猫极爱叫唤,声音嗲嗲的、柔柔的,且人唤它,它也应答,似乎有些灵性,也是喜欢跟着狗出门遛弯的猫,只是它不像另外两只公猫会走出去很远,离家不过两百米就止住了脚步。女儿为它取名叫“花花”,偶尔也会加个后缀,全名变成了“花花·可爱多”,幸好成年后才断定是只母猫,否则也要错乱了。

花花来了不久,大咪便不见了。三只猫都是出入自由的散养状态,每到吃饭的点,都会回来。大咪某一日出门,就没有回来。不放心,小区里寻了几天,都不见踪影。担心它落在哪个夹缝或者窨井里,又去寻了一遍,无奈它是个“哑巴”,任凭怎么唤也没有回应的动静。心里知道它应该是多有不测了,但还是盼着它是遇到了一个想要留它的好人家。

寻大咪的过程之中,又捡了一只“警长猫”。这家伙,被狗吓到了树上,起先只是担心它下不来,最后“湿面粉沾手”甩不掉。因为与“小布”同色号,于是猫的名称开始乱叫,这猫叫过“小黑”,后来又因为绝育“痴肥”改名为“小黑胖”,“小布”因为无长兄顺位成了“大布”,反正家里是一通乱叫,导致这两只黑猫对人唤它充耳不闻。

“小黑胖”属于没有脾气的猫,家中另外两只多少有些毛病,比如花花不让抱,你若抱它,它一定两足抵在你胸口,浑身扭来扭去,一派良家妇女不容调戏的姿态,“大布”自有一派威严,常常横卧作拦路虎状,你若是讨好它,摸摸头、摸摸背,它还容你调戏,你若是胆敢摸向肚皮,张嘴就是一口,任由是谁,从不迟疑。

贪吃成性的“小黑胖”就圆融多了,常常以“虎鲸”的配色身形,瘫成一派海狗状,任由你将它肚皮上的脂肪波纹来回拨弄,还不时地用头顶顶你的手,两只前爪踩出要起飞的节奏,一副“小天使”作派。它好弄的,只要给吃的就行。每天围在脚跟前喵喵叫,飞奔到食盆前一直吃到大家都散场。

可是“小恶魔”也是它。大概是它带头搞破坏的关系,我们隔一段时间需要给日式庭院的邻居家补一些小鱼,因为太多次发现有小鱼干出现在家中地板上。三只猫都是“收集采买”能手,春天是甲虫季、秋天是蚱蜢季,除了这两季之外,还有大大小小的外墙保温泡沫、塑料吸管,甚至是没了毛的珠颈斑鸠,还没有死透的老鼠。

这还不是最为夸张的战绩,我见过它们三只一起围攻一只大约是还没有成年的鼬,将它堵在一个角落里弄得吱吱哇哇的,最后我实在是看不过去了,扔过去一次土坷垃才算解了围。最近,它们似乎将老鼠叨回来丢进了厨房里,整个厨房大清理也没有也揪出来,正闹心这回要怎么灭鼠呢。

眼看着,又要到了春天“捡猫”的时候了。庆幸现在小区都是封闭式管理,每天遛狗都走不到什么无人的地方。想想几只猫绝育花的2K多,还有那一袋一袋口粮……肉疼啊,这回打死也不能手欠往家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