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例如:爱情

左叔新书《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当当 | 京东 | 亚马逊 | 签名本+帆布袋 | 有声版 | 新华书店温暖上市

连续工作了三个礼拜没有休息。难得一个有阳光双休日。晒自己的被褥。清洗一切可以清洗的东西。把羊毛衫送去洗衣店。将洗衣店粉红色的取衣凭证放在上衣口袋里。扣上扣子。走出几步。觉得不安心。又摸了一下。在。这才觉得安心。一直在丢东西。大到钥匙。小到爱情。什么都有。

骑单车上街。吃粗劣而昂贵的食品。与邮电发行机构的员工交涉支票与发票的事情。本该一次办成的事情。却跑了无数遍。机构臃肿。人浮于事。让人绝望。

给自己买了一个牛仔上装。让自己看上去像某个人。买了一本书。《东京记》。“江苏人民”出的。一本旅行散记式的书。有很多面目模糊的图片和平淡至极的文字。很喜欢它的封面设计。设计者是一个叫着“小农主义”的工作室。没有见过他们其他的作品。在网络上也搜索不到其关的信息。最近喜欢这样的东西。简单。不费神。对我不构成任何阅读上的心理恐惧。包括安妮的《蔷薇岛屿》。

加班。要为专版拿出两个方案。长篇的纪实通讯。或者无数短小信息的组版。这两个方案还没有和领导通气。极有可能都会被否决掉。兴趣一旦变成谋生的手段。就变得味同嚼蜡。草草地应付完成。用了四个小时。错过了午餐。其间还与一位聊友聊了三十分钟。聊到我的一位老师的近况。听说他有部小说改成电视剧。央视电视剧制作中心已经买下版权。有一笔可观的收观。那个极度清瘦。额头上淡淡的青筋。但笔下却有血性灵魂的男人。善饮。眼神灼灼。手指神经质似的蜷着。一个灵魂上无比孤独的人。无处倾诉才是他创作的原动力。

穿着新衣服去看Fan。隔着荧光屏。看着Fan用英文说出那些话。突然觉得刺骨的寒冷。那一种穿透力很强的寒意。由左手中指的指尖直达心脏。静静地看着Fan的头像。开始怀疑一切都只是一场幻觉。可是仍然有一种不想放弃的念头。极度的顽固。我知道已经无药可救。没有退路。

前几天。在办公楼下的家俱城里看到一套原木的家俱。价格要比平常的高出许多。但仍然很喜欢。有一个大大的有玻璃的书橱。一点没有暖昧色彩的单人床。木头的纹理平实。安详。一直惦念着把它买下来。晚上路过。再去看。已经买掉了。原来陈设的地方。空了一块出来。问老板还有没有了。老板说。是仿宜家的货品。做出样品来看看好不好买的。结果是好不容易买掉的。工厂不敢批量生产了。怕买不掉。我问如果要订货呢。老板说要预付定金。还要多出10%的钱才可以。我笑。很惨淡的那种。老板甚惊。悻悻地跑开。

并非什么东西只要多付出就有可能得到的。例如: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