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初夏夜色里的胡思乱想

| 左叔新书 /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 京东 / 每日特卖 | 手机支付宝搜索 2201485 领红包 |

忽然就热了。温度计的红汞一过30那条线。你身体里面的一些因子很快就会释放出来。在每个毛孔里面呐喊。你开始痛恨那些用来蔽体的衣物。可是最不能忍受的仍然是你的脚。你宁愿大喇喇地穿夹脚拖鞋横行街市也不愿意为装一个优雅动物而委屈自己。夏天嘛,本来就是应该是一个大喇喇的季节。

夜风清凉。夜色的广场上有艳俗的虹霓。附近有一群无人管束的孩子在迎风吹着肥皂泡。那些映着城市夜色光怪陆离的气泡。如同一只只小小的幽浮随风四散开去。并且以破裂的姿态迅速消失在视线里面。还有很多不同的面孔在的周围。有面容青春与长相俊朗的一对小恋人。几乎是陷在长椅里谈物质缺乏的恋情。有穿了西服但仍然洗脱不了底色的外来者在另一个外来者的面前伸出了穿了皮鞋的脚。等待被擦去某种不可言说的自卑感。有乞讨者穿着不合时宜的厚重衣衫从一家三口冷漠的视线里经过。一家三口的唇形轻。孩子脸上有不合年纪的老成。

你陷在一件草绿色的廉价T恤当中无法自拔。在广场不堪明亮的灯光下。将它摊开在膝上。看到下摆处看似无意散洒的印迹。仿佛不小心在何处沾了油漆。你自知绝少去尝试草绿色。但看到那个印花的当下。你还是决定将它塞到袋子里面。并且心甘情愿地付出钞票。

你想约一个人去广场附近的咖啡馆随便喝一点东西。但对方一直没有办法从工作中脱开身。你夹着安妮宝贝的《莲花》准备打道回府。路过对方工作地点的路口。对方的电话才来。你们又续约在街边的小花园。喝从便利店买来的廉价冰红茶。讲各自五一长假的打算。对方第一次出远门。去北京。跟着团。只是想看一眼天安门以及长城。这都不是你想要去见的东西。对于天安门的印象。你只留下空旷以及无处遮蔽的大太阳。你建议去后海看一看。尝一下胡同小卖部价廉味美的酸奶。可是对方却担心会迷失方向。

你总是从与他们的不同中看到你的特别之处。比如特别强烈的方向感。对符合自己特质的东西极度的占有欲。比如不太肯牵就一些事情以及人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