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虚构 订阅该标签的文章

以下是与标签“虚构”相关联的文章
  • 当事人袁谷芬

    当事人袁谷芬

    文图 / 左叔 第一次接触当事人袁谷芬,是在电话里。 负责经检的老俞让我通知她丈夫叶永强来配合调查。电话接通后,她在电话里嗫嗫嚅嚅地说,不认识路。 这个理由太牵强,一个在批发市场里做米店生意的人家,送货满城跑的怎么可能会不认识路,况且我们算是在闹市区的显眼位置。 这一两年,想要推托不配合调查的当事人实在是见多了,但她不愿意再多编几个理由的说辞也实在低级。她的说辞自然惹得我不 ...

    阅读全文

  • 爱自己的开端

    爱自己的开端

    文 / 苏小旗 & 图 / YingHao 为了使我不去过多顾虑别人,让我真正做到自己爱自己,我的心理咨询师老李让我闭上双眼,他要讲个故事给我听。 有一间小木屋,他说,窗外是厚厚的白雪,很冷。木屋里有一张床,一个人躺在上面,盖着厚厚的被子。这被子已经非常破旧了,漏洞百出,但整间屋子里只有这条被子里有一点点温度,来自那个人身上的温度。这个人没有勇气起床,因为孤独,也因为实在太 ...

    阅读全文

  • 你可在桃花岛,见过一个叫桃花的女人

    你可在桃花岛,见过一个叫桃花的女人

    文 | 小日 图 | 米饭 桃花岛上没有桃花 桃花只是一个女人的名字 有天你路过桃花岛,有天你遇见她 告诉她,我爱她 全世界的海鸥都在哭泣 全世界的云朵都在忧伤 在她身后,我的时光一点点被放慢、拖长 伴随一次又一次的潮起潮落 我的心像碎了一样 (一) 海的那边有一个岛,叫桃花岛。没有人去过桃花岛,所以没有人知道桃花岛没有桃花,桃花只是一个女人的名字。 她是那种活在很多时间拐 ...

    阅读全文

  • Lie to Me

    Lie to Me

    看《Lie to Me》的时候,她失声笑了出来,很长一段时间里面,只是把这些由陌生语言组成的喧哗当作生活的背景,用以消磨掉那些凭空多出来的时间。可是在这一刻,当眼泪不自觉地滑落嘴角,她才意识到自己的脆弱,抽取纸巾时失手打翻泡面,所幸只是残羹洒了一地。起身想去收拾,才发现手脚不听使唤,胸口闷得只能伏在沙发上抽泣。原以为一年前便流干净的眼泪,突然在这一夜翻涌而至,所有的过往都困 ...

    阅读全文

  • 写下故事

    写下故事

    我常常会把生活中的一些人和事写到自己的故事里面。并且用了他们的名字。比如《单程旅途》中的西芹百合。她是我的大学同窗。她真是一个写字的女生。但并不是专栏作者。也没有两套笔墨。她做过娱记。写过爱情小说。代班过电台节目。再比如“雄”。他的名字里面真得有这个字。他的处女作也真得就叫《正步走过雷场》。刊在《收获》上。但还却依然活得很好。在我给他看了那篇小说后。发短信问我要我的电子信箱 ...

    阅读全文

  • 左边眉头那一粒痣

    左边眉头那一粒痣

    有一个故事。在心底里积了很久。最近忙里偷闲。开了一个头。但却没有什么底气把它写完。一面是找时间的籍口。另一面觉得自己生活仍然不够。 写一个爱情故事。关于两种不同类型女生和两种不同类型男人的故事。背景在一个商业环境里面。自己从来未曾在真正的商号里面工作过。甚至从来没有参加过应聘和面试。家人也是公家单位的员工。所以很多东西多半缘自朋友的经历。或者只能凭想像了。 今天刚巧予天在线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