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写下故事

左叔文集《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各大平台有售 | 支付宝首页搜索 2201485 即可领现金红包

我常常会把生活中的一些人和事写到自己的故事里面。并且用了他们的名字。比如《单程旅途》中的西芹百合。她是我的大学同窗。她真是一个写字的女生。但并不是专栏作者。也没有两套笔墨。她做过娱记。写过爱情小说。代班过电台节目。再比如“雄”。他的名字里面真得有这个字。他的处女作也真得就叫《正步走过雷场》。刊在《收获》上。但还却依然活得很好。在我给他看了那篇小说后。发短信问我要我的电子信箱。给我提了一通意见。《舞月光》里的榛生是我姨父的名字。他只是一个小公务员。并非一个有点性别暧昧的裁缝。还有苏城。鱼。诺。等等。他们都是我生活中可能接触到的人。在某个当下。让我看到了一点点光的感觉。于是便有了他们。他们会夹带着生活的烟火气。有许多细节跟我一路同行。直至故事的结局。

曾有人在MSN给我他的疑惑。他把故事当作了真实的人生。对我的状态表示出他的不理解。我告诉他这是拼贴的结果。他仍然将信将疑。他说是他职业的关系。很多事情他都希望能够看得见底。我没有去理会。但会沿着他的语话想下去。应该是什么的职业。如果这样的职业素养跟生活中的一些模棱两可的事情碰在一起。会有怎么样的结果。抛开他的疑惑却又生出许多自己的疑惑。会很想给他一个故事。让他把生活当中所有的疲惫和执着暴露出来。让所有人都能看清人性当中一些顽劣的成份。

我的很多故事的主人公都是有残缺的。人生中的缺失造就了他们的不完整。他们大多都在追寻一种不切实际。不可名状的安定感。可是他们的缺失却让他们在接近安定感的过程中。背道而驰。越走越远。我不是一个宿命论者。但我仍然坚信“性格即是命运”。在虚拟的情境当中左突右撞。却无法在步地走出来。这或许也曾在现实世界当中不断地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