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执念 订阅该标签的文章

以下是与标签“执念”相关联的文章
  • 偶然并不偶然,它是必然

    偶然并不偶然,它是必然

    文 / 左叔 有几年,我特别想去南京工作。 可能是因为读书在那个城市,也有可能是因为当初入职的时候,允诺的一些条件与南京这个城市有关。虽然最终,我认识到了现实的残酷,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幼稚,但南京仍旧是座心头上的城池。 关于南京的“执念”,是几时放下的,契机是什么,我不觉得有某个关键性的事件。而是人生走到了某个阶段,忽然就意识到自己握在手中的、可以争取的筹码变少了,没有可以不 ...

    阅读全文

  • 求而不得的人生也要不糊涂

    求而不得的人生也要不糊涂

    - 左叔:人都有执念,总觉得有些事情是“必需要做”的,然而人生本来该有的节奏,就被这“必需要做”四个字给打乱了。 大学毕业步入职场的时候,招新的人允诺说,你们进来工作,将来肯定是要留在省城南京的,工作到一定的年限和级别还会分房子…… 涉世未深,然后就进来了。结果培训结束,我就被分在一个淡水供应都是分时段的连云港某个海岛上…… 此后十几年,省城便成了我的执念,想参加公选、想搞 ...

    阅读全文

  • 希望身陷困局的你一样

    希望身陷困局的你一样

    文图 / 左叔 岁末,一连接了几个借钱的电话。人到中年,再也不能装着不知道为什么叫“年关”了。 无奈,大抵处境相似。多半都是上有老,下有小,中间有房贷的。前几年,顺风顺水,一片歌舞升平。人心若一时松了弦,难免不会受到“超前消费”的诱惑。 出门撑脸面的包包,“别人都有”总归要买几只“随个大流”;人生第一部车子算算也开了快十年,总归要“鸟枪换炮”更新换代;憋了好多年周边游,总归 ...

    阅读全文

  • 有一种结局叫“未完待续”

    有一种结局叫“未完待续”

    文 / 左叔 & 图 / 饼干先生 昨晚在咖啡馆里码完字后,你便随意地浏览了一些网站,就在这过程中,无线鼠标就没有任何征兆地不动弹了。第一反应猜想是鼠标电池没电了,于是便问店家有没有电池方便你试一下。店家也不知道从哪里拆出来一节电池给你,换上之后仍旧没有反应。无计可施的你只能重启电脑,其间鼠标似乎恢复了一下,不知道是眼花还是幻想,之后再如何折腾也不起作用了。 那间咖啡馆的氛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