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有一种结局叫“未完待续”

左叔新书《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 签名版 | 当当 | 亚马逊 | 天猫 | 新华书店系统全面上架

有一种结局叫“未完待续”

文 / 左叔 & 图 / 饼干先生

昨晚在咖啡馆里码完字后,你便随意地浏览了一些网站,就在这过程中,无线鼠标就没有任何征兆地不动弹了。第一反应猜想是鼠标电池没电了,于是便问店家有没有电池方便你试一下。店家也不知道从哪里拆出来一节电池给你,换上之后仍旧没有反应。无计可施的你只能重启电脑,其间鼠标似乎恢复了一下,不知道是眼花还是幻想,之后再如何折腾也不起作用了。

那间咖啡馆的氛围是居家式的,来来往往的客人除了你之外都是老面孔。边上一位客人前后目睹了你的这一番折腾,便开始调侃你应该放下对了电子产品的执念,在她的理念里电子产品的故障中有一种不可描述的玄妙。可是你仍旧不死心,又重启了一遍电脑。她忍不住笑了,觉得只是看看网页而已,真没有必要执念于要用鼠标。你心想,你还真得被她言中了。

回来之后,你又用电脑修改了一些网页上的代码,虽然不太方便,但还是慢慢地适应了触控板的操控,总体而言完成得还算是顺利。那位陌生的咖啡客也说,她出门用笔记本几乎不带鼠标。你想你或许久而久之,也有可能会适应没有鼠标的便利。

杂事做完后,你便睡了,与那不能动弹的鼠标之间,一夜相安无事。你以为,就此放下了执念

第二天早上起来,发现网站的后台有一个插件要更新,而这个插件的更新需要预装另一个插件,而那个插件又与此前安装的插件存在冲突,你就在卸载、安装之间折腾,最终不知道哪里出了个故意,就将网站的前台功能给弄挂了,变成彻底无法打开网页,也无法登陆后台。你对电子产品的执念再次发作,总觉得一定要把服务器给抢救回来才能心安。

在反复重启服务器、回滚数据的忙碌之中,你更加深切地体会到没有鼠标的不便。午休的时候,你看着放在一旁已经不能动弹的鼠标仍旧不死心,总觉得应该是那电池的问题,于是你就跑出去找便利店买电池,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连进了两家便利店都没有合适型号的电池,就这样折腾了快半个小时才买到两节五号电池。回来一试,问题依旧。

你仍然不死心,就上线去产品的官网找客服。虽然这鼠标是买电脑时的赠品,但你总抱定了既是产品就定会有人管事。午休时间,客服均不在线。一边等客服回复,一边修复网站,又将因为回滚数据丢失掉的一篇文章补发出来。就这样子耗尽心神地去折腾由一个点牵连出来诸多问题,并在其中享受被虐的愉悦感。后来又有其他事情冲突,等回复的事情就被冲掉了,直到很晚才看到客服发过来的回复,猜测是鼠标的对码出了问题,可能需要重新设定,而等到这个答案的时候,鼠标却不在身边也无从验证这件事情是否准确。

你内心里当即就点燃一团不灭的执念之火,很冲动地想立即赶回去找出鼠标去验证,但转念一想,此刻没有鼠标并没有影响当下的正在做的事情,而被这些执念牵扯的精力却极容易被左右。最明显的是这一整天你原来计划的写作阅读因为这个或者那个的小故障而导至心神不宁,阵角全乱了。

这些执念是从何而来?又为何如此顽固?

你猜想会不会是因为自己从小被灌输了“今日事,今日毕”的观念,所以才会慢慢对事情形成所谓的执念。职场这么多年似乎都是保持着高频的工作状态,有时候为了急于得出那个答案而牺牲很多本来属于个人的时间,虽然这几年渐渐懂得了慢下来的道理,但放下来的事情却常常仍旧做出来。很多事情不过自己的手还好,但凡是过了自己的手,你就总觉得这事情不能就这样草草的过去。

的确,这些年的执念也成全了你在自己感兴趣的领域不断深入下去,解决了一些在别人眼中也许算作不可能的困惑,但这股子死磕的劲头却让你无法坦然面对所谓的“不成功”,所谓的“解决不了”。但在经历这件事,又想起那位在咖啡馆里调侃你的陌生人,你也在思考会不会不是所有的问题都能得到解决,在人生中有一种答案叫“悬而未决”,也有一种结局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