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随笔

日记,随笔,感悟,心语,朝花夕拾

  • 流泪的冲动

    流泪的冲动

    上午十点去给朋友寄钱。邮政局的大厅里满是刚领薪水给家里寄钱的民工。男男女女。只有一个柜台在办理邮寄手续。队伍排了很长。我混迹在人群中。感觉工厂区特有纷乱和嘈杂。 每笔汇款后面都可以附三十字以内的附言。我能看见工作人员的电脑屏。我能够看清他们每个人所要表达的限定在三十字以内的情感。

    阅读全文

  • 乱了

    乱了

    很容易就醉了。在洗水间里洗脸。看到了手机上的短信。11点左右发的。在洗水间里一个键一个键地按了半天。回复过去。可手机却告诉传送失败。苦笑。 一下午还是忍不住打那个号码。一个没有感情的女声说:你所拔打的用户暂无法接通。暂时?是什么时候。不知道。傍晚。再拔。已经关机。 上网。仍然看不见。却在社区里看到另一位朋友生病的消息。朋友的扁桃体一直不好。因为生病时我不在身边。或者是朋友不 ...

    阅读全文

  • 打电话。找朋友。

    打电话。找朋友。

    晚上。暑热不散。猫在办公室里面。背不下单词。就把手机开开了。从八点到九点给一干朋友打了电话。 江苏的春旺从南京出差回来了。正在将领导拍的照片送去照相馆去洗。他们的小官僚公费去了一趟北欧。不知道有没有去赶那趟足球盛会。因为是电信的员工。打他的手机从来不接。都是用小灵通或办公室电话回过来。看来不远。他的福利就会升级。幸福的人呐。他有四个网站。挣钱的有三个。呵呵。佩服。有商业头脑 ...

    阅读全文

  • 结束

    结束

    日记不想再写了。因为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写了。日子已经恢复到平淡的开始。从现在起做一个不贪的人。每天只吃一个脆香棒。每年只发一篇小说。每月只理一个头发。每天只花三分钟给我的花草。每周只用半小时候购物。 挂掉电话。我累了。故事得结束了。因为我厌倦了这种不安定的开始和伤痛的结束。 或许每个人心里面都有一个黑洞。那可能就是对爱的怀疑。对伤痛的恐惧。

    阅读全文

  • 盲道

    盲道

    台风雨的晚上。我一个人在雨后的街道上散步。风很大。天空有大朵大朵极速飞过的白色云彩。看上去很轻。 街道很干净。园林城市的改造工程已经收尾了。街道两旁是修整一新的拼砖人行道。有黄色的盲道。上面有有别于其他地方的横条纹路。穿薄底的鞋子能够感觉得到。我想盲人的脚底的感觉应该是相当敏锐的。 颜色也相当的醒目。我是这样的醒目主要是给明眼人看的。防止他们占用盲道。有时候。一个感官失去了 ...

    阅读全文

  • 声色味道

    声色味道

    草坪是新修整的。迷漫着辛辣的青草芳香。像学生时代一样。平静地躺在上面。幻想是可以放牧心灵的天然牧场。青衫白马仗剑天涯的梦想已经远了。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未来也模糊了。剩下的只有被炽热梦想灼伤的身体和心灵。 宿醉。能感觉得到红酒在胃里灼烧。挥之不去的低俗味道。忽然发现自己是一个容易被诱惑的人。容易为一些莫名的东西沉醉。嗅觉的。味觉的。听觉的。影像的。文字的。情绪的。 对着镜子自 ...

    阅读全文

  • 百日

    百日

    忍不住还是打了电话。彼此像老朋友似地问候彼此近况。开一些不着边际的玩笑。大大咧咧地说再见。然而很从容地按掉电话。 沿着街道一直走。穿过附近小区的中心花坛。空荡荡的秋千架。蜻蜓在晚风中振动双翼。孩童的喧哗。旱冰鞋划过大理石广场时发出的尖锐的声音。几朵不知名的野花躲过园艺工的眼睛。小心翼翼地在角落地绽放自己的执着。 我不停地走。沿着城市的道路。从黄昏到夜色凝重。我不能停下来。因 ...

    阅读全文

  • 重头再来

    重头再来

    黄昏的时候。没有太多的工作。独自立在七楼顶。看夕阳下的城市。看市声喧嚣的车流。看行色匆匆的行人。看悲情和伤痛的暗流。看被火烧云激起的振奋情绪。 决定重头开始自己的一年前的写作计划。因为感情的变故和生活的拖沓。早该实现的计划走走停停、一拖再拖。使得本来就显得冗长的中篇越发的沉闷而乏味。太多主观因素。情节支离破碎。 状态好的时候。不知不觉一个晚上码了一万多个字。状态差的时候。所 ...

    阅读全文

  • 期待中缓慢成长

    期待中缓慢成长

    一整天都在尝试各种各样的联络方式。冥冥中担心会失去什么。然而。各种联络方式都无法实现自己的努力。一种不可言喻的东西在期待中缓慢成长。 手头上的中篇放了很长一段时间。终于有了兴致继续将它写下去。短篇发了。稿费和酬金拿了。钱在手里却不知道用它做一些什么。或许去买一个130万像素的数码相机。留下自己在这个小城的足迹。或许去买一张明年的机票。去一个陌生的城市。或许只是放着。等待有一 ...

    阅读全文

  • 知者自知

    知者自知

    没有什么比这样的情况还要糟糕。没有什么比这样的故事还要复杂。 落荒而逃。背影遥遥。知道错在哪里。却不知道如何补救。 有个道理在书上出现过。在这里重复一遍。 李碧华《青蛇》:男人不作兴以身相许。他若是以身相许,便有了用卖身的钱来买另一生的野心。(原话或许还要精彩,只是忘记了) 思绪乱了。已经无法组织好语言。知者自知。不作解释。 开始讨厌一切令自己不开心的事情。。。

    阅读全文

  • 重复的流光

    重复的流光

    整个下午都在复印机前。复印一些似乎永远也复印不完的材料。单冷空调偶尔一长声叹息。复印机内流光的闪烁。文印室里沉闷的空气。突然意识到自己有可能一辈子都在做同样的一件事情。开始有些恐惧和惊慌。徒生逃离一切的冲动。 为一个人辗转了五个纬度。然而终究也没有赶上对方的脚步。停下来。忽然意识到这过程中自己改变了很多。留下太多爱的印迹。 在很短的时间重复做这样的事情。想把心里那个空洞的地 ...

    阅读全文

  • 幸好自己不在其中

    幸好自己不在其中

    很多时候我都会对一些光影的东西感兴趣。极有可能是因为自己本质上是一个好“色”的男人。电影。电视。广告。图片。大多数都会吸引我的眼球。 我却是一个害怕镜头的人。我害怕拍照。莫名的。没有根由的。我除了小学有过毕业照之外。其他的毕业照片我都没有参加。每一次看到一群自己曾经熟悉的人无辜地站在相片里。当中没有自己。便暗自庆幸。好在自己没有混迹其中。 生命里好像也有过唯数不多的几次出镜 ...

    阅读全文

  • 讲故事

    讲故事

    陪一个朋友值班。讲自己曾经的过往。讲自己是如何目击一个年轻的生命在自己的眼前消亡。讲自己多少有些自闭的青春期。讲自己对情对爱的理解。。。 如果我们每个人都坦诚地面对自己的真实感受。以合适的方式与人交流。言语。行动。抑或身体。或许生活会更简单一些。。。

    阅读全文

  • 看起来很美丽

    看起来很美丽

    凉风习习的街道。行色匆匆的夜归人。木槿的雅致的香气。蛋糕店的香草味道。 这一切的背面是什么?被拉开的道路。铺设永远没有计划好的管道。行色匆匆的夜归人中。有夜莺职业化的笑容。木槿的香气掩不住洗晒的内衣的招摇。蛋糕店的蛋糕永远没有闻着美味。。。 这就是我们的生活。看起来很美丽。 给自己一次机会。让自己接触一个世界。可是这个世界只是看起来很美丽。不想让自己的身体留下任何痛心的伤疤 ...

    阅读全文

  • 定格

    定格

    做图片。越来越熟能生巧。一种程式化的状态。没有了当初的用心和执着。开始怀疑自己的初衷到底是什么。索性就此打住。没有什么值得自己去努力。 给一个朋友寄去了我照片。照片是的日期是2002年3月9日。另一位朋友的生日。作为生日礼物的自己在大梅沙的海滩上笑。一切都定格了。在那个阳光充沛的午后。骑单车去寄信。头顶上是同样阳光充沛的晴空。只不过这样的天空只属于我一个人。 体重秤的指针又 ...

    阅读全文

  • 盼望、纠缠及其他

    盼望、纠缠及其他

    突然之间生命里多了一些莫名的盼望。夏日的午夜。低气压让我有一种想挣脱一切的冲动。 一直都有临睡前的恐惧。直挺挺地躺在床上。四肢渐渐麻木。思想异常清醒。各种思绪极度疲惫地纠缠不清。想挣扎着坐起来。却发现身体已经脱离灵魂。濒临死亡的状态。 手机上的短信已经满了。一个执着的让人恐惧的人。没有回复。没有删除。只是在等那四个叫着“顺其自然”的字。 我是一个每天都记日记的男人。纸质的。 ...

    阅读全文

  • 蝴蝶沧海

    蝴蝶沧海

    今天运气实在太差。双休日居然醒在凌晨五点钟。或许是因为心里面装了很多不该有的东西。手机居然停机了。一个短信也发不出去。挣扎着起来。清洗自己。 在ATM机上取款。因为今天要用钱。骑单车进城。新东街交手机费。刚过八点。人太多。等上半天也没有人理我。磨到八点半才把手机搞定。武陵街去看华旗的特约店。结果关门。没办法。又折回到书店看书。看到几米的《地下铁》。一看书价。一咬牙。没买。再 ...

    阅读全文

  • 云

    上午。铅笔戳进了指尖。沿着指甲缝开始流血。在很多人面前。张着嘴巴。却叫不出声音。像一条缺水的鱼。痛疼让人保持一种敏锐。只是代价过于沉重。 不解风情出差了。服务器被与其有对立情绪的同事关掉。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在草莓哪里听说一些不快乐的事情。除了节目。彼此间没心没肺地惯了。那些脆弱的东西没有人愿意去了解和触及。但愿一切都好。顺其自然。 多云的天气。总让人觉得有些迷幻。看云影在城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