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随笔

日记,随笔,感悟,心语,朝花夕拾

  • 我的忏悔录

    我的忏悔录

    我叫左边。左右的左。旁边的边。天枰座男子。有浓重的眉和淳朴的笑容。血液里有不安定的因素。自恋。暧昧。优柔寡断。随时准备离开。 我出生在一个叫菱塘的小镇子上。那里有清真寺和我无忧的幼年。在我记事的时候。生活便开始动荡。如果湖面上无根的菱角。我以每两年一次的速度随着父母在同一个城市的不同角落辗转。很多朋友没有来得及认识就分开了。小学时代我几乎没有朋友。但与同城同年孩子都是同学。

    阅读全文

  • 过往有些悲欢

    过往有些悲欢

    天堂社区重新开通了。给自己的文字做了一个备份。在暗夜的光影里读过往的时光。突然有一种冲动。想打电话。怎么也想不起第五位的号码。于是只能一个一个地试过去。然而终究没有打通。不是无联络。就是无人接听。 一直记不住数字和字母。终究验证了那句话。如果不记电话号码就证明缘份已尽。是的。一个从5月31日至8月10日每天都在打的电话号码。轻易地就被忘记。一切散尽。只剩下30页日记。断断续 ...

    阅读全文

  • 那三个字

    那三个字

    步行。夜风很凉。立秋后的第二场雨。季节开始转换。身体里那些脆弱而敏感的神经。张开了一切感知的触角。平静地倾听着轮回中的匆忙脚步声。 减价。商家使出了所有的招数。一件夏季里的麻质T恤。以三折的价格出售。忍不住又买了一件同色的。准备送给这个月过生日的一位朋友。一直未曾谋面。偶有电话联络。一个能听我静静说话的人。很多时候。人并不需要爱情。只需要一个听众。 绿化城市的评选日益临近。 ...

    阅读全文

  • 谋杀自己

    谋杀自己

    有风。无月的夜晚。星光总是过于绚烂。醉酒。因为一个熟悉的朋友要是离开。手指已经不听使唤。因为酒精的灼烧。生活给了我们很多麻醉自己的借口。我们不停地利用。不停地欺骗自己。然后流泪。问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可是答案总是事先就已经给定了。只眼泪不停地流淌。 电脑里是黄品源的《海浪》。反复的。无休无止的。以为自己听见了什么。其实什么也没有听见。仿佛失眠时的幻觉里的声音。充斥着自己的耳朵 ...

    阅读全文

  • 那些树木

    那些树木

    下午四点。城市热浪汹涌。街道白晃晃的一片。行人廖廖。工商大厦金属外墙。在烈日下。折射出夺目的奢华与世侩。向阳里的街边花园。三五个园艺工人。运用新式机械。给一株新植的广玉兰遮荫。广玉兰枝叶稀疏。头顶黑色的防晒纱。仿佛葬礼上的女子。只是伫立着。也让人心生不忍。 府南街。很窄的一条街道。宁静。安祥。仿佛活在时光之外。与城市飞速增长的车流很不相称。若不是因为它沾了官气。我一定会很喜 ...

    阅读全文

  • 幸福的滋味

    幸福的滋味

    节日。一早就接到采访任务。随同驻地几家新闻机构的老师。驱车直奔码头。车上冷气很足。抱着手臂给朋友发短信。言语冷冷。心里仿佛有一股潮水。渐渐漫过。同行人闲聊。孩子暑假补习。时代超市满月。煤气涨价。琐琐碎碎。无休无止。闭上眼睛。无法想象幸福生活的模样。 昨夜。天气闷热。胃中有酒精的灼烧。在办公室的电脑里。码完那些为人痛恨的文字和句号。回到蜗居。已过零点。一个年青的同事一直在等我 ...

    阅读全文

  • 夏天的伤口

    夏天的伤口

    胃里有酒精的灼烧。思想清晰。身体迟钝。痛恨这种渐渐麻木的过程。宁可在电光火石中付之一炬。也不愿意在温吞水里日渐颓败。 七月。最后一个午夜。无数过往的片断。峰涌而至。 十三岁的夏天。夜自休的归途上。海。我。无知的少年。不知忧愁的笑谈。老电厂家属院前明亮的灯光。文游中路外成片的蛙声。空气里农作物清洁的气息。天空没有月光。只有淡淡的云影。那是青涩年少的背景。趁着夜色进城的无证农用 ...

    阅读全文

  • 恋恋衣衫

    恋恋衣衫

    下班。洗澡。换自己的衣服。朴素的藏蓝色圆领T恤。白色的棉质系带长裤。 圆领T恤是混在系里合唱团参加95周年校庆时留下的纪念。已经六年了。一直没有丢掉。因为很喜欢上面手绘的笑脸。简单的几个线条。勾勒出永不凋谢的快乐心境。倘若生活里笑容亦如此容易。那真得是要谢天谢地了。 白色的长裤是在昆明一家报社实习时买的。一次游玩时。不小心让一种草本植物的汁沾在裤脚。想尽各种方法亦无法洗尽。 ...

    阅读全文

  • 偏安于爱情之南

    偏安于爱情之南

    下班。去向阳里的便利店买盒装酸奶。光明的。草莓果伴味。一大盒足足有450ml。从第一次喝开始就一直莫名地喜欢。清晰可辩的草莓粒看上去很可爱。喝在口中。柔软和轻盈的感觉轻易地征服了味蕾。 坐在街角公园的花坛台阶上。边喝酸奶边看城市的天空。黄昏。暮色里不时地掠过附近机场的航班。巨大的翼。巨大的轰鸣。飞奔的欲望。飞奔的梦想。一轮将盈的月影悄然挂在天际。仿佛一张失血的脸。苍白。空泛 ...

    阅读全文

  • 我有一个梦想

    我有一个梦想

    一整天都很安静。神情恬淡坐在办公室读闲书。临近月末。却无事可做。亦无心做事。阴了一整天。没有下雨。临近傍晚。西边的天际现出一线光亮。仿佛一个掩饰很久的谎言突然露出了破绽。绝望之际。生出些许新的期盼。久不开窗。空气里有挥散不去的雨味。常春藤很久没人照顾。叶子已经开始颓败。无声地讲诉一个过程。一个消逝的过程。 单位装修。七八个人挤在指挥中心的大厅里集中办公。此起彼伏的电话铃声。 ...

    阅读全文

  • 认领爱情

    认领爱情

    醒得特别的早。能听见城市里的鸟鸣。窗外依旧是七月的雨天。低气压让我不想起床。索性翻出一本书。有一页没一页地看。昨夜那部电影的影像还固执地在脑海里闪现。终于明白为什么一夜无眠了。 在洗脸间的镜子看到了自己。一夜疯长的胡须。削瘦的腮。深陷的眼窝。苦笑。然后用很凉的水清洗自己。洗掉一夜的思绪。留下疯长的胡须。换了一件白色的棉布T恤。出去走走。

    阅读全文

  • 爱的UPS

    爱的UPS

    无聊。在互联网上玩等人的游戏。混在语音聊天室。不说话。听汹涌的欲望。猜想每个冰冷文字背后鲜活的生命。他们的故事。他们的未来。他们的爱情。他们的伤口。。。 偶遇网友--阿树。多年前他曾经在热典做事情。那时我和我的朋友在他公司的网站下面建了主页。他给我们很大的帮助。甚至帮我朋友开通了节目的在线直播。他很热心地问我们的情况。 我告诉阿树:你认错人了。 九点多。在街边的便利店买酸奶 ...

    阅读全文

  • 痛

    双氧水接触伤口的那一瞬间。我才意识到自己的无知。伤口在我轻视它五个小时后开始让我看见它狰狞的面目。社区救助点的医生平静地告诉我。现在注射“破抗”只是寻求心理安慰。如果病菌已经进入身体。一切都是于事无补。 晚上八点多。我忍着饥饿输液。卫生员是一个年青的小伙子。坐在离我不远的地方。用手机短信和他的女友聊天。看了看还有半瓶盐水。忍住了没有打扰他。我再次拔通了朋友的号码。依旧是无法 ...

    阅读全文

  • 流泪的冲动

    流泪的冲动

    上午十点去给朋友寄钱。邮政局的大厅里满是刚领薪水给家里寄钱的民工。男男女女。只有一个柜台在办理邮寄手续。队伍排了很长。我混迹在人群中。感觉工厂区特有纷乱和嘈杂。 每笔汇款后面都可以附三十字以内的附言。我能看见工作人员的电脑屏。我能够看清他们每个人所要表达的限定在三十字以内的情感。

    阅读全文

  • 乱了

    乱了

    很容易就醉了。在洗水间里洗脸。看到了手机上的短信。11点左右发的。在洗水间里一个键一个键地按了半天。回复过去。可手机却告诉传送失败。苦笑。 一下午还是忍不住打那个号码。一个没有感情的女声说:你所拔打的用户暂无法接通。暂时?是什么时候。不知道。傍晚。再拔。已经关机。 上网。仍然看不见。却在社区里看到另一位朋友生病的消息。朋友的扁桃体一直不好。因为生病时我不在身边。或者是朋友不 ...

    阅读全文

  • 打电话。找朋友。

    打电话。找朋友。

    晚上。暑热不散。猫在办公室里面。背不下单词。就把手机开开了。从八点到九点给一干朋友打了电话。 江苏的春旺从南京出差回来了。正在将领导拍的照片送去照相馆去洗。他们的小官僚公费去了一趟北欧。不知道有没有去赶那趟足球盛会。因为是电信的员工。打他的手机从来不接。都是用小灵通或办公室电话回过来。看来不远。他的福利就会升级。幸福的人呐。他有四个网站。挣钱的有三个。呵呵。佩服。有商业头脑 ...

    阅读全文

  • 结束

    结束

    日记不想再写了。因为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写了。日子已经恢复到平淡的开始。从现在起做一个不贪的人。每天只吃一个脆香棒。每年只发一篇小说。每月只理一个头发。每天只花三分钟给我的花草。每周只用半小时候购物。 挂掉电话。我累了。故事得结束了。因为我厌倦了这种不安定的开始和伤痛的结束。 或许每个人心里面都有一个黑洞。那可能就是对爱的怀疑。对伤痛的恐惧。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