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删减

| 左叔新书: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 手机支付宝搜索 2201485 天天领红包 |

稿件因为太长而被退回来了。退回的理由直接写在邮件的标题上面。近5000字的文字要删减到1500字左右。末了。编辑要求保留动人的细节。

很听话。尝试着去改。但发现。除了重新去构架这个故事。根本没有没有办法下手。小说其实是最没有办法去改的东西。因为你在那样的结构下面所交待出来的一些细节和情境。其实是根本没有办法去删减的。在尝试了很多次之后。决定重新开始叙述一篇这个故事。去掉一些细技末节的东西。但又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办法舍弃掉一些东西。

适应编辑从来都是一件痛苦的事情。像这样的事情。其实在平面媒体里面比比皆是。删除是一件事情。补天窗是另一件事情。有一个朋友。在平面媒体工作。负责某个版面。经常会遇到因为百十字的关系。调了行距。换了版式。就是空一块在哪里。只能咬牙切齿地往上加东西。其实做电台的直播节目也是。偶尔也需要重复几遍通信方式、短信参与方式来补补白。这件事情。我跟搭档经常在干。

我曾经写到过的雄。给我看他最新的作品《艳遇》。是一个关于军旅作家和女大学生的故事。迅速地“读”了一遍。生出了许多形向上的问题。写了千字的读后感给他。又把自己这一两年内写的东西给他看。我们的交流方式就是如此的来来往往。

我不能算是一个完全意义上写字谋生的人。虽然我的工作和我的爱好差不多都是写。有一个在报社做娱记的朋友。在一次MSN上群聊的时候。隐隐地透露出要换跑道的念头。说决计再也不做与文字相关的工作了。写字从来都是最辛苦的。她说或许没有说服力。因为她身处其中。我多多少少能够跳脱出来看。但仍然不敢与文字来谋生

不说了。继续删我的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