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凡事,我都喜欢有所准备

文 / 左叔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自己足够幸运,被老天眷顾太多。

大学毕业前,我就基本敲定了一份相对稳定的工作,没有经历太多寻寻觅觅的过程。在我入职之后不久,“选调”政策门槛即又有所调整。我常常庆幸,若不是早生几年,若不是高考前填报志愿时“灵光一闪”,估计不会走得如此顺当。

人到中年,转换跑道也是如此。在原先“人事消磨”的环境里,觉得内心里的苦闷无处发泄,终将“出走”当作一条解脱之路。在那个当下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先见之明”,只是觉得不痛快罢了。不曾想,自己前脚出门,后脚机构改革政策便到了。回头再看看,冥冥之中,算是助我逃掉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以及“流落他乡”之苦。

再后来抛头露脸做阅读推广、出书宣传、参与活动等等这些事情,也是有“东边不亮西边亮”式的幸运。先是参加了一个主持人的比赛,在电台兼职做了一年多的DJ,后来因为工作太忙停掉之后,又接到帮着文联杂志做编辑和撰稿的活计,再后来有帮电视台编写表演脚本、朗诵以及小品剧本的工作……有些合作因为种种原因最后“散淡”了,但后续的邀约总能接续得上。

加缪在《局外人》中如是写道:“我从来都不喜欢凡事突如其来,措手不及。要是有什么事发生,我更喜欢有所准备。”我觉得自己也是如此,自己做事需要在脑中推演数遍流程,与人合作喜欢将丑话说在前面。虽然突如其来无法避免,但硬着头皮从过往经验里寻觅些能用的先顶上,是我一直以来的“再无他方”的策略。

我们都听过“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可我们要准备些什么呢?只是回望自己一路走来的仆仆风尘,从对着电脑码字,到站到台上讲话,我从一个青涩羞赧的少年变成了一个喋喋不休的大叔,似乎也没有刻意准备什么,一切就是那么自然而然,水到渠成。

我的网站“左边频道”,在现如今的互联网环境里,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史前动物”。2003年申请国际域名,它在一路之上冲破种种不准设立个人网站的“禁令”以及后续技术升级带来的种种“难题”,苟活至今。我始终觉得,它有某个层面上与我有诸多相似之处,也是足够的幸运。

在设立它之初,我在公元2000年的某个冬夜里,意外地在浏览器界面误点了鼠标右键,触碰到了“查看源代码”菜单,意外地发觉这光怪陆离的互联网web世界是由一行一行“规范语法”代码造就的,并且我居然用自己非常poor的英语,看得懂它的“基本逻辑”。

此后遇到很多幸运的事,我想,我大概就是从那一刻开始着手准备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