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面对青春凋敝的反思

左叔出版作品《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各大平台有售 | 手机支付宝首页搜索 2201485 领红包

虽然长期关注心理学方面的知识,也在小城的一份平面刊物上主持着一个叫“情流感砖家门诊”的栏目,但一直不认为自己什么专业人士,也不认为自己对于解开心结之件事情有什么过人之处,反而在面对很多的个案的时候,感觉到无能为力。常常也会设身处地为站在受困者角度去思考问题,设想如何是自己在面对这些问题的时候,是否还能够冷静客观的给出自己的建议和意见。其实对于大多数受困者而言,所需要的并不是一个答案,他们也许仅仅需要的只是一个单纯的倾听,需要一个可以抒发和宣泄情绪的管道。

因为工作方面的关系,接触到一户失独家庭。十三岁的女儿选择跳楼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从十九楼坠落在三楼的空调外机上。就在这个周二,我参加了女孩的吊唁仪式,看到黑相框当中如花一般的笑脸,看到表情呆滞的一对夫妻。此后也陆陆续续听到一些关于此事件的来龙去脉,在子女教育和培养过程当中有一些小细节。女孩的母亲与我有工作上的往来,算是熟识的人,干练的作风和风风火火的个性给人印象非常深刻,在行政单位这个圈子里也是叫得出名号的人物,相信经历此事之后,内心里必有创伤在。在中国传统的思维考量当中,极少会涉及到心理方面的考量,而在亲子之间,中国式的父母通常都是缺乏倾听的。

同行的其他人在讨论计划生育政策和独生子女问题的时候,我却在想,是否每一个在事业成功的人,家庭或者子女教育都会有或多或少的问题?人的精力总归是有限的,分配太多给工作,就没有办法有太多的精力给自己的家庭,在子女教育的问题上欠了很多债,孩子通常很难成器,在下一代面对社会竞争之际,又衍生出不得不“拼爹”的问题,然后变成一个不利于社会发展的恶性循环。也和同行的人谈了中年丧子的心理干预问题,觉得这样的状况必要心理咨商是很重要的,期待另一个新生命也许可以冲淡一些,但也不可操之为急。

经历这件事情,我也在反思自己在子女教育或者在维系家庭方面的得与失,感觉到人性的劣根,很多事情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的,面对家庭和事业两难平衡的问题时,作为一个男人,常常会将男人就应该扛生计作为一个籍口,但事实很多事情真得没有到不得不去的地步。偶尔退一步,通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对于子女的期望,有时候是一把双刃剑,不关注不利于成长,更多的关注同样也不利于成长。况且在青春逆反期的孩子,生理和心理都在起变化,还有一些荷尔蒙作祟的问题,不是自己所能控制的,这个时候也许被以往更需要父母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