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拉拉杂杂

| 左叔新书: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 手机支付宝搜索 2201485 天天领红包 |

天气晴好。阳光一晒。日正当午。气温回升的很快。感觉楼下平房的红色屋顶上有上扬的袅袅气流。春天似乎离眼下不远。看到报纸上有关于西山梅花节的报道。便有一点儿心痒痒的。想拉一个人一起去看看。楼下的数株腊梅已经开到极盛的地步。想必西山上面的那些梅花应该也是暗香浮动的。但苦于手头上的日程排得满满当当。

喝了半杯温热的咖啡。人仍旧有一点点懒洋洋的。像冬日里暖阳下面寻常可见的猫儿。眯着眼。贪恋阳光里的尘埃在眼角的余光里面飞舞的身影。年初行政机构会做如演戏一般的规划。开很多例行的会议。今年又牵涉中层领导的人事调整。虽然事情还未到眼前。但想必届时应该是“如山倒”的。不管你想不想。情不情愿。它都是要来的。横竖一个累字。索性偷得浮生半日。

对面桌的同事的骨质似乎不太能够冷暖交替的变化。过完年从哈尔滨回来没多久。居然在一天早晨起来洗头的时候。扭伤了自己的颈椎。看他一整天。左肩高右肩低。回头看人的时候。身体随着一起扭动。想起春晚上的那个关于“鸡脖子”的相声。失笑。他可能会随着中层人事的调整而离开这个部门。而当年的“三剑客”可能只剩下我一人。铁打流水。大家都是过客。

昨夜像是一个适合饮酒的时节。有两人在喝酒之后与我聊天。一个是文字的。一个是电话的。都算是清醒的状态。一个与我讲工作上的一些不如意。领导对他处理事情的一些微词。这大概算是我们第一次聊到工作上的不如意。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尚不能自救的人。但在当下却不知怎的讲出一堆自己未必就信的大道理。我想他应该与我一样。其实在心中早有答案。只是想找一个人说一说话。将郁在心中的压力释放出来而已。心里盘算着什么时候可以打电话去骚扰他一番。

有一个朋友的包在年前喝茶的时候让人给拎了。相机。DV。笔记本。MD以及车钥匙都在里面。虽然报案。但当地同行们的进展颇让人难堪。朋友决定自己去做“侦探”。已经摸清那人的住址和身份证号。打电话过来让我帮助查一些周边的资料。于是下午抽半天时间利用“职务之便”帮他找到了一些。但愿能够有所帮助。但心底里觉得这样的寻找只是大海捞针。十分渺茫。

电台的通知过来。算是正式敲定节目的安排。原来双休日各两个小时的节目全部移到周六来。下午两点至四点。晚上七点至八点半。算是少了半个小时。但却有超过一个工作日的时间得耗在台里。幸好是隔周的轮值。否则。我亦会觉得无力支撑的。

拉拉杂杂。是为今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