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阿B,抱抱~~

左叔文集《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各大平台有售 | 支付宝首页搜索 2201485 即可领现金红包

忘记阿B是什么时候出现在我的网站里的了。最初吸引我的仍然是他的那些插图作品。拥挤的城市楼群,划过天幕的巨大机翼,浓密睫毛下一粒泪痣,午后懒懒散步的猫,穿白色长裙的女孩,疯长的藤蔓植物……这些元素被放在了一起,纠缠着,非常抽象,但仍可以感觉得到有一种郁郁的东西在他的表达里面,不像他这个年纪的孩子应该有的神情。

我的英文比较烂,且常常拼错单词,但凡以长过五个英文字母的ID,一律以首个字母来代替,好在网站里面英文的ID不多,幸免了许多张冠李戴的事情。后来知道他的真名,便会叫他雄仔。他私地下跟我说,这样的称呼很亲切。他是广东偏远山区的孩子,虽不是那种很清苦的面相,但仍然长得一目了然。

说实话,一直以来,我都很排斥八零年代人的文字,尽管我只是比他们年长了几岁,但在我顽冥不化、自以为是的眼光里,他们给我的失望仍然多过惊喜。他们会有如新切芹菜般浓烈辛辣的想法、如小兽般蠢蠢欲动的行为方式、强作镇定或者故作老陈的言辞。他们缺乏对现实生活的关注或者关注层面太窄,却在细枝末节的噱头上大做文章,心里装下了这个世界仍然绰绰有余,但又被媒体宠得眼高手低。相较之下,我更喜欢还原生活本来面目的陈述、坦白的世态描绘,直抵人心的比拟,可以从那些五味杂陈的文章中读到人生的况味,然后拿一些来观照自己的人生。以我这样私人的标准去要求阿B的这本书,他仍然有距离,但却打破了我固有的想法。我仍然可以看到他对于生活的关注,细致小心地剥开他的青春,坦露他如婴孩般纯真的内心世界。

这本书的运作期间,阿B一直跟我有交流,既有出版的相关事项,也有一些生活话题。我们并不是那种话很多的朋友,只是在关键的时候互致问候,或许本质上我们都属于“罐头”性格的家伙,很容易迷溺于自我营造的氛围里面,活得并不“敞开”。在城市生活里辗转,在光怪陆离的背景前面讨生活,彼此身体上仍然会有不同地域的泥土气息,这一点我们都非常庆幸。

阿B有时候会叫我哥,有时候直呼老左,但我仍然不敢在他面前得意,年青有时候是一种傲人的资本,他能彻底不眠,我却不能超过凌晨三点,况且在这条路上,我的成绩并不及他。因为知道这本书是几经周折之后才付印的,对于阿B亦有特殊的意义,每每在他遇到阻力的时候,我都会通过网络发给他一个伸出双臂的图标,轻轻地说一句:抱抱,阿B!
----------------------------
左边:朋友要出书。央我写点儿东西。唉。我何德何能。但又不想毁他面子。见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