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他身上的那些迷人的气质

当一个人不可诱惑,不可冒犯和不可动摇的时候,他身上就具备了某些迷人的东西。
—— 汉娜·阿伦特

文 / 左叔

令你我紧跟潮流的,有时候并非出自强烈的个人意愿,而是内心深处的惶恐敬畏。

身为社会动物,一旦发现自己与周遭人有那么一些些不同,刻在DNA里面的调节机制就会启动,拼命想要催着你去“随大流”。就像大洋浅海里集群转圈的鱼儿,稀树草原上成群掠过的鸟雀一般,盲目地跟在同类的身后,亦让同类跟在自己的身后。

去哪里不重要,重要的是跟上了,没有被落下,没有暴露在“落单”的危险之中。

在互联网时代,这样的情况其实也是普遍的。热钱涌向层出不穷的新应用,一个互联网产品能够有十年以上的寿命算是很鲜见的了。博客、微博、直播、短视频等等,总会有更新鲜的迭代掉那些旧的。

除非某个产品时刻保持着“自我革新”的状态,凭借着庞大的用户基数,不断吸纳不同的时间节点上创新成果,然后有机地将这些功能整合在一道。这样做,确实能够活下来,但一定会导致一个“数据量”非常庞大。

对一个互联网产品来说,“瘦身”可能在技术层面上可以实现,但对于一个人如果盲从地跟在潮流身后,别人做什么自己也跟着做什么,势必也会有需要面对事业“瘦身”的契机。更何况,人的精力如此有限,给了这件事情后,就再也没有办法分配给其他的事情了。

有些人身上会有一种笃定的气质,从衣衫上便能看出端倪。潮流永远在变,而他常常都是基本款或者经典款示人。确实呆板了些,但形象气质倒是稳定的。稳定到,提到某个关键词便能想到他。如果常变也是某种稳定的话,绝大部分人反过看也是符合的。只不过,那种想明白哪些是适合自己的笃定感却鲜少能看见。

还有一些人,符合现如今我们常常提到的“工匠精神”。在某个领域深耕,十年或者几十年都在做同一件小事,将它做到尽善尽美、无人可敌的状态。别人挣钱了,他在那边打基础;别人挣吆喝了,他还在那边求精进;别人换跑道了,他才在那些狭窄的跑道上露了脸。

我觉得他身上那些迷人的气质,是由笃定塑造出来的、坚牢的安全感。面对万千变化已经不再惶恐了,面对成群结队已经不再盲从了,知道自己想要的东西是什么,知道可以通过什么样的方式去实现它,同时也知道哪些东西是适合自己,并且自己也能负荷的。

笃定的人,戒掉了患得患失,弃下了盲从冒进。所谓的迷人,大概就是一个抵达某种动态平衡中的稳定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