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想起一个陌生人

左叔文集《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各大平台有售 | 支付宝首页搜索 2201485 即可领现金红包

傍晚出去转了一下。在离住处不及五百米的地方。买了一盒500ML的酸奶。喝完。又折回来。

平常鲜少走出单位的大院。上班。下班。从这幢楼到那幢楼。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需要。我基本上会一个月出一次门。这在同事的眼里是不同寻常的。在没有网络之前也是如此。读书。做笔记。写一点儿东西。非常频繁地打扫房间。喝水。但总归是安静的那种。或许在心里面。我仍然很害怕交通。

初夏的风有点凉。穿黑色的短袖衫。这是去年一个网友送给我的。黑的底子。上面有很多淡灰的色的方点。非常的小。有点像抽象感强的象素图。一直没有合适的裤子去配它。放了整整一年。今天穿了旧的暗蓝色的牛仔。但还是觉得未得它的精魂。有时候。你会发现你无法去理解一个没有生命的东西。它会与你格格不入。

已经很少能够在网络上看到她了。即便看到。也是匆匆的。认识她时。她还在上海。厌倦了工作。赋闲在家。偶尔帮别人看一家卖衣服的小铺子。她给我寄了很多出自上海美术馆的明信片。有一些是油画的。有一些是水墨的。当然都是印刷品。然后。她去了北京。可能在一个外文刊物的编辑部。亦可能在一间台湾人开的画廊里工作。然后遇到托付灵魂的人。最近一次。她告诉我正在筹备自己的画廊。

我从未见过她。但我直觉地以为。她应该是一个美丽且有传奇色彩的上海女子。有自己独特的品味和体察这个世界的角度。或许还有纷杂的过往。她听从内心的声音。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有简单的一面。亦有复杂的一面。谜一样。但她似乎有圆满的结果。灵魂终于可以靠岸。

街头有很多散步的人。小城就是这样子。从容。散淡。小广场有很多家庭主妇在跳操。这或许是她们较为封闭的家居生活的一个出口。可以与他人共同参与。人还是有社会性的需要。在一个集体里面。或者成为某个集体中的一名。会让她们有归属感。而一个人长时间在家独处。可能也无益于健康。

广场边的小巷子里有很多民居。墙头有蔷薇金银花。记得去年花了几天的时间去拍它们。而现在却没有太多闲适的心情。过多的工作让自己变得很粗糙。没有可以静下心来去观察。去捕捉的时机。累的时候。我都把自己交给酸奶。它让我觉得安适和放松。

晚上。同事带回来棕子。甜的。不是很喜欢。一问。才知道原来已过了端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