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人生中的一些无解,与年轻和理想主义都不相干

你太年轻了,太理想主义了,你以为每个问题都能找到答案。
—— 肯·福莱特 《巨人的陨落》

文 / 左叔

为人父母之后,才会意识到,人经此一世,有很多东西根本没有办法“继承”或者“传家”。

你觉得足够独特的个体经验、你视为珍宝的某些物件,可能在晚辈的眼里根本不值一文。

你想给的,是他们不想要的,你想留的 ,同样也有可能是他们并不想要的。每次看到有后人在整理故人旧物时,那种“西风扫落叶”似的作派,多多少少会觉得有一些心酸。

那些“破烂”,是一个人花了几年、十几年或者半生积攒下来的,而抹去这些痕迹,如果叫上搬家公司的话,根本就用不上半日。

物质如此,精神上的东西更难。

每个人在形成个体独特性的过程之中,积攒很多能够让自己一路走到今时今日的“成功经验”,当他们面目模糊地汇聚成一个时代的群像,其身后是时代洪流波澜壮阔的背景。

可是,这些“经验”对于他们而言是有价值的,但想要“传家”给下一代,可能就会遭到“反抗”。

为人父母的我们,也都是从叛逆的青春期过来的,对于当年我们如何看轻父母的说教可能还是记忆深刻的。

当年我们每个人或许都曾想过,长大了不要变成像父母那样的人,坚决做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然而,等到为了父母之后,才发现“苦口婆心”是人这一辈无解的宿命。听不听是孩子的选择,讲不讲则是为人父母的义务和责任了。

不同的时代、不同的环境、不同的生活方式,塑造了不同的认知模式、不同的思维方式以及两代人之间难以逾越的代沟。具体的问题和情形或许不同,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你当年所遭遇到的不解,恰如现在孩子所经历的困惑。

怎么办?!一代人一代人就是这么轴,像一个死循环一般无解。

不过,有一点大可不必过于担心,人类文明并非因为没有全部“传承”而就此倒退或者停顿,反而会因为舍弃掉了一些并不那么重要的部分,而获得了轻装上阵的自由。

我们每个人凡人,不过是浩瀚汪洋里的一滴水。这滴并不”纯净”的水来自哪里,经历过什么,包含什么样的物质,如果仅一滴的水的“体量”来衡量,可能是很重要的。

可是当这滴水一旦投身于汪洋,汇聚成相同的巨大水体,就变得微乎其微了,能够从这滴水里得到些什么样的价值,同样也会被巨大的群体样本所稀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