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人活一世积攒的尘屑与烦恼,定义了我们到底是怎样的人

要活着,就必须想个不停,从明天的天气想到浴盆活塞的尺寸。
—— 村上春树 《且听风吟》

文 / 左叔

烦恼这种东西,也不是完全一无是处的。有时候,有点生活中的小事情烦一烦,也会让人找到某种脚踏实地活在烟火里的依存感。若是烦恼过多、太大,亦或者无解,那时才会变成令人不堪忍受的压力。

现代人的很多烦恼与自己拼命占有的物质相关。这个感受,每次到了换季的时候都特别强烈,明明只有一双脚却又那么多双要洗晒的鞋。有几年在衣衫购置上有些“失心疯”,拼命想要补偿过去工作时不能穿私服的遗憾,遇见自己喜欢的版型款式,会将同款的全色号都买完。

以这样的方式“囤积”,烦恼自然会随之而来。日常洗晒,分门别类收纳好,都要投入大量的时间精力,因为拥有某物所带来的是更多的付出,这些付出里既有时间精力上,也有要买整理箱、要做步入式衣帽间,实在装不下了就要考虑要不要换房子的烦恼。烦恼就像滚雪球一样,越积越大,人在后面疲于奔命的东西也越来越多。

可是如果没有这些烦恼,生活似乎又少了一些滋味。喜欢花花草草的人,有时候路过街边花坛时也会有走不动路的状态;喜欢买包的看到邻座的小姑娘背了一个新款自己也要去搞一搞;喜欢养鱼的看到别人家的草缸水色清澈怡人自己也想要开个缸……

还有一些东西,未必是别人有什么我们才想要的,我们自己也需要在物质里面找到自己强烈的身份认同。

我们以兴趣为原点,满足了自己“想要”的欲望,积攒起自己活过这一世的“尘屑”,这些聚拢在我们身边的“尘屑“,同时也将这个大千世界里形形色色的人区分开来。我觉得也可以说,我们是因为有了这些世俗的小烦恼而变成有血有肉、有生气的俗人。

与这一类的烦恼相对应的是一个人对自己欲望的节制,以及面对这些芜杂的烦恼时内心的自我调节。身外物少一些,应付这些身外物的烦恼会少一些,但欲求不满的烦恼会增加许多,这个时候调节好自己的心境显得蛮重要的。

我觉得,已经有了的就善待它,用我们老祖宗的话来说便是“惜物”,至于想要拥有的,可以根据现有的烦恼“指数”来评估要不要满足自己当下想要拥有的“欲望”,决定要剁手之前,想想自己是不是已经有类似的了。当然,有时候也要学着忽悠一下自己,欣赏一件身外之物的美,并不一定需要拥有它。

别说自己做不到,这辈子错过的那么多曾经心动过的人,在失去或者压根就没有开始的错过之后,最终你也不是安然地继续过着自己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