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陈洁仪-重译:愿你自此只做兴趣

左叔新书《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当当 | 京东 | 亚马逊 | 天猫 | 签名本+帆布袋 | 有声版 | 新华书店温暖上市

陈洁仪重新回来的一张翻唱专辑《重译》,放在Ipod里面反反复复地听了很多遍。一直想在日志里面写一点什么,关于这张唱片的,但却一直找到不一个合适的由头。住在南京的那几晚,每每觉得不能睡熟的时候,都会塞上耳机。虽然我不承认有任何压力,但人却常常因为背负着其他人的期望而活着,有些压力常常不是来自内部、不是来自敌手、不是来自竞争,而是来自那些关爱,那些期待的眼神,那些不愿意看见失望表情的责任感。

陈洁仪:重译

00:00/00:00

有些声音因为是旧相识,带着时光的温度和触感,熨过耳膜,有一种莫名的安慰感,况且又是熟悉的旋律,认认真真、扎扎实实的重新演绎。每一首歌都有两度的生命,一度生命在歌者的意念里面,另一度在听者的感触里面,翻唱作品却是开了三重的花朵,因为各自的生命体验叠加在一起,从而呈现出复杂的质感。陈洁仪翻唱了《心动》、《遗憾》、《兄妹》以及《追》,都是经典作品,载着过往岁月里面的喧哗与不安,重新唱出来的时候,会有更深一层的体悟。黄韵玲的曲、林夕的词、林晓培曾经唱过的《心动》被她“重译”后,有一种洗净铅华的沉淀感,是谙熟爱恋、心智成熟的女生的内心独白。

一位许久不联系的网友问我是否还有在做广播节目,我说已经停掉说话的部分了,我虽然还在为广播节目写字,但仅限于兴趣而已,或是有一点点收益做为支撑,大概也只是一个安慰罢了。我问他是不是还在画画,还在做他的文学站,他说也停了。他离开最初我认识他所呆在那个集体之后,在一些网络公司打滚了一些时日,最终还是选择跟着一帮兄弟出来创业,做IPHONE的应用软件开发。他想起我的原因,大概也是因为想做一个电台节目在手机上的应用罢了。我问他,何时还会再有那些兴趣的影子,他说也许是老了以后再做。

我们将最不计生计的决定交给了将来,交给了衣食富足、时间大把的将来,却不知道将来会不会来。的确,有一些事情,只有在无关生计,只做兴趣的时候,才能将它做至最好,不必在乎市场、不必在乎销量,只图自己开心,一旦将内心对自己的认同价值感提升了,人会像拧足了发条的机械玩具,会铆足了劲去证明自己看。陈洁仪隔了这么久重新回来,在一间连百度都没有办法搜出来的唱片厂牌下发了一张翻唱专辑,挑了一些自己喜欢的流行作品,这样一张专辑更像是一张给自己纪念品,在自己还没有彻底地忘记掉过去以及怀疑将来还会不会来之际。

她在最后一张《东弯土星》之后说不想唱了,那是2004年。那个年份,谁站在潮流之上,谁又在骂数码音乐毁了传统的唱片市场。期待奖项、期待市场,这个圈子里面即便自己不给自己定目标,必定有人为你定下目标。至于如何去实现这些目标,往往又不是一己之力可以完成的。唱片制作就是一个怪圈,越是市场偏狭越是少掉一些自主的权力,上华、立得、海蝶,她漂过的唱片公司也有数间,不同制作人的手笔,真正能画得出她的精魂的人却极少出场。唱自己想唱的歌,做自己兴趣的事情,真得不是一件易事。

内心里期待可以只做兴趣,然而现实却往往不允许。一直以来都愿意将爱好与生计割裂开来,保持一点点纯粹性,但事实上,这很难,难以平衡的时间,难以平衡的得失感,这一点,我都可以理解。所以,偶尔在网上偶遇一些“手工艺人”,无论是他们的网站、他们的设计作品、有声杂志都让人觉得很可贵。这些东西没有商业考量,放置在那边等待某个有缘的“浮云”偶然经过。那些被兴趣撑着的“小玩意儿”闪着独特的幼细的光亮,很可爱也很珍贵。或许跟重新发出的艺人一样,面对尚未确定的职场生涯,我也不需要什么祝福,只需要一句“只愿你自此只做兴趣”,跟那些曾经热血过的人共勉。

表演者: 陈洁仪 / Kit Chan
流派: 流行
版本特性: 专辑
介质: CD
发行时间: 2011-01-25
出版者: Banshee Empire Pte Ltd.
唱片数: 1
条型码: 8887736079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