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朗诵素材:春风里,我们仰望喀喇昆仑之巅

转载自公众号“诗刊社”

你张开双臂

刘笑伟

春天的泪水
载着时光列车抵达我的眼眶
一声汽笛里,苍老的野草已悄然吐绿

雪还在下,湖水依旧湛蓝
山还在耸起,头上长满孤独的白发
一只鹰还在天空激荡,抓举起万丈长风

一张薄薄的纸也可以掀起波澜
我看到你的背影呼啸而来
像子弹,击中了我的心跳

大多数时候,界碑
是一块庄严站立的石头
而此刻,山石也渐渐有了奔跑的体温

你张开双臂
绵延成一座巍峨的喀喇昆仑
让我们在春风里一次次仰望

牺牲的意义
——献给长眠于喀喇昆仑山的英烈

刘起伦

这是正月初八的中国南方
阳光明媚,春风万里
我和我的家人(有的已上班,有的仍休假)
还沉浸在一派祥和的年味之中
一个来自西域高原的视频
一个推迟大半年终于披露的真相
瞬间引发内心一场雪崩
千里之外终年不化的加勒河谷冰川
因为悲恸、因为感动
化为奔涌的泪河
我因此感受到,身边这条平时温驯的浏阳河
如何变得心潮激荡,又如何压抑悲愤
只为在天地间传唱一曲英雄赞歌
于是,我看见合唱队中
戌边将士本该拥抱和平的双手
被迫紧握成痛击侵略者的铁拳
黑色岩山在忍无可忍时爆发的裂空怒吼*
这旋律啊,交织众多感天动地的和声——
尚未出生便永远见不到爸爸的婴儿的啼哭
再也等不到自己心爱新郎的未婚妻无穷的思念
得知独生儿为国捐躯已肝肠寸断仍在打听
儿子是否勇敢的母亲压低的啜泣
还有,我这个已经退出现役
恨不得重披战袍奔向边关的老军人的强烈心跳
因为我弄懂了牺牲的意义
战士的躯体可以倒下
但喀喇昆仑山的头颅必须高昂
祖国,必须傲然屹立
因为英雄不朽,英烈的灵魂
已无限接近白云
————
*喀喇昆仑,源于突厥语义“黑色岩山”。

清澈的爱
——写给陈祥榕烈士

丁小炜

十九岁,多么清澈
背靠雪山,皲裂的双手剥着一只橘子
全中国的朋友圈
都记住了你稚嫩帅气的脸
抿着嘴微笑,看得见你内心的甜
手捧的,难道是家乡屏南盛产的脐橙

那年父亲患癌,你整夜为他按摩
父亲走后,你成了家中唯一的男人
高中毕业报名参军,决定去最艰苦的地方
入伍第一个月就把津贴寄给奶奶

战斗结束清理战场
发现你还紧紧护着营长
即使倒下,仍保持战斗的姿势
交出生命时只有一句话:
清澈的爱,只为中国!

兄弟,忠诚和孝道
你都无可挑剔
天下的儿男,失眠于你的长眠
愿享受和平的人们
从此把你的名字默念
连同所有的城市和乡村,河流及山峦

今夜,我的梦去了那个河谷

黄东风

我的梦,就这样去了那个河谷
那里寸草不生,石头顺着山口倒下
那里空气稀薄,荣誉潜伏在危险的暮色中
没有人能触碰到青年军人的紧张和恐惧
他们石头般安静,安静得如同石头
他们石头般坚硬,坚硬伪装在石头上
这种冲锋姿态使河谷里杀机四伏

我握住兄弟的手,他们挡在我的前面
这是战争里的情节,他们把胜利攥住
他们守卫的不仅是这片石头和河谷
还有那一年的胜利,他们只有守住胜利
才会让河谷记住他们,记住牺牲者
就像我把梦留在这里,铭记军人的光荣
他们是后来者,年轻的心脏正在承受
海拔五千米的重负,以及这支军队的荣光

这一夜时间凝固。夜空穿越回原始
没有硝烟散发出嗜血的味道,刀剑敛息
只有石头的愤怒在河谷中血气方刚
咒骂也是一种武器,它威慑敌胆
也指引着石头的攻击,渲染着骄傲
依托于武器形成的战术动作被肢解
勇猛被转化成子弹呼啸而来
多年前是这样,今天还是这样!
明天也是,后天还是,永远都是!
我们有足够的热血让这条河谷泛滥
只要这支军队还在,旌旗就永远飘扬

我的梦就沉睡在这怪石嶙峋的河谷里
这就是铁马冰河,暗云卷起狂沙
这就是边关,这些为祖国巡守的人
他们都是这里的一块石头
或者粉碎自己,或者粉碎敌人
他们也许很快会被一些人忘却
但我不会,他们永远活在我的梦里
让我充满风尘的灵魂,超凡脱俗

烈士的母亲

赵琼

十九岁烈士陈祥榕
在惨烈的边防战斗中牺牲
部队来人到他家
问他的母亲:
“家里有什么困难,
或要求,您尽管提。”

母亲,抚摸着儿子的照片
用期盼的双眼看着来人
说:“没什么要求,
也没什么困难。
俺只想知道
榕儿战斗的时候,
勇不勇敢……”

每一块石头,都是醒着的眼睛

胡松夏

那里的每一块石头都是醒着的眼睛
锋利的棱角直逼蓝色的天宇
大地上泾渭分明
神圣的领土绝不容许侵犯
人在,国土就在
站立是英雄,倒下为不朽
我要记住那个夏天的正义与邪恶
更要记住那些刻骨的疼痛
从此以后
必须日夜擦拭枪与子弹

将士,我正用诗句替你擦拭祖国的界碑

苏雨景

我的将士,当你把骨头的剑
留在喀喇昆仑的雪中
当他被深深覆盖
他就在这苦寒之地生了根
没有谁能把他从黑色的磐石间拔出来

连同你的青春你的血,都已无法折返
这让我疼痛和战栗,仿佛我一晃动头颅
鲜血就会顺着我的眉骨往下淌
我一挪动躯体,就会惊扰冰河下的魔鬼
它们正伺机钳住我的一只脚

我的将士,我必须记下这样的悲壮
必须让词语去亲历你所经历的缺氧与极寒
必须让它们弧度地飞过你的巡逻线
飞过每一寸苍凉的领地
然后钉子一样落在你的战位上

我必须记下那里的星光
他们一直站在高原的穹顶
只有雄鹰才可以接近
他们一次次逼退乌云
雪豹和野山羊才有了生存的力量

我必须记下那里的石头
风雪都无法凝固他们的铠甲
稀疏的草木也因此操起了剑戟,他们一起
一边凝视着加勒万河谷的每一阵风过
一边向祖国的春天眺望

我的将士啊,我必须记下那座界碑
记下用体温融化掉界碑上新雪的人
我还要用诗句替你去擦拭,去完成诗人的荣耀
让这块喀喇昆仑山脉最为倔强的龙骨
虽历尽沧桑,仍巍峨嶙峋

河谷里的誓言
——献给喀喇昆仑上的英雄

程文胜

谁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却不知道会是这样发生
莽昆仑沸腾
六月冰河寒冷彻骨
我的团长我的团
钢钎一样楔进河谷
宁洒热血
不失寸土

谁都知道边疆卫士情撼九天
却不知道会是这样激情悲壮
清澈的爱
只为中国!
十八岁的青春热血
浇灌出春天一样的理想
唯此一句便胜过万千诗行
此刻,谁都盼望春暖大地
而他们已在春天里安眠

界 碑

李秀森

矗立在边境线的寸土之上
我就是一块庄严的界碑
任凭风沙肆虐
忠诚信仰,铸就了战士的钢筋铁骨

天寒地冻,阻挡不住
心中激情澎湃的卫国戎边情怀
雪域高原极度缺氧
在这里,不缺冲锋陷阵的战斗精神

尽管我们满脸稚气未消
在母亲膝下还是调皮顽劣的孩童
但是,一旦穿上这身战袍
就是一名守疆固土勇往直前的勇士

脚下每一寸疆土
都是我们边防军人的生命线
风暴之中,血肉之躯已经融入界碑
日夜守卫着祖国的神圣与尊严

记住你的名字

顾中华

历史从未荒芜 总有人如松柏
在凛冽中挺立且青翠
时光呼啸 誓言依然铿锵

人生的故事 无法选择开头
但你早已想好如何结尾
用脚步 青春和热血
一寸一寸地热爱祖国的山河
忽略故乡 明月
甚至还有爱情
你的身体和武器 融为一体
互为对方的一部分
站在高高的山顶上
将万家灯火一一点亮

一场风暴卷走你生命的河流
留在岸上的名字
让我们每呼唤一次 就心疼一次

这里,是我的中国!
——致敬新时代共和国戍边英雄

萱歌

每天
你都用年轻的身躯
丈量那巍巍苍茫的群山
每天
你都让钢枪铸成的界碑
矗立于祖国的庄严
不守小国土
不守丢主权
足下再小的土地也属于中国
是新时代戍边热血男儿
冰封不住的铮铮誓言
在每日里高寒的风雪中
你把对生命的热爱与憧憬
悄悄捂在滚烫的胸口
愿意
为了对母亲的承诺
一次又一次
用青春的正气与力量向着危险与死亡冲锋

在这个春天
你热血洒过的土地
正在盛开中华儿女的浩然风骨
你䠀过的亘古冰河
将永远流淌雪山对英雄的传说
英名传千古
忠魂映蓝天
此刻,我们又听见了
你从高处传来的坚定声音
当我在战斗中牺牲
请别难过
——清澈的爱
为中国!

远 征
——致敬喀喇昆仑高原的国之勇士

师师

凝视你们的背影,抚过你们的年龄
我已泪流满面
多少天了,每细读一遍报道
我的眼里,就流淌着一条喀喇昆仑的冰河

鼓角相闻时,山崩地裂间
你们用年轻的身躯,屹立成血染的界碑
以使命与责任与担当,宣告国家主权
你们是守护雪域的雄鹰
翱翔在高原之上,筑出西部边陲的屏障
你们无愧背后的万家灯火和老幼妇孺

多喜欢你们证件照上的笑颜
多喜欢你们留在笔记本里的话语
多想点名:陈红军,陈祥榕,肖思远,王焯冉,有回声:到
多期盼祁发宝的伤口快点复原

我是妻子是母亲,是与你们家人同感的女子
我也是,有军人血脉的大院后人
我捧着滴血的心,重读你们传承的誓言:
大好河山,寸土不让!

我知道啊,岁月静好的背面,总是写满忠骨和大义
你们远征,举国疼痛。英雄,不朽!
我听到了昆仑大地的浩荡长风在吟诵:
“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