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不愿摊开掌心,如何让人在你曲折里的掌纹里读到与你可能?

文 / 左叔

现如今这个社会,对恐婚这件事情多多少少是能够理解的了。身边大龄未婚的男男女女,每个人呈现出来的状况都还可以,也并没有遭受到指指点点,困扰到寝食难安的地步。

一个人对于人性之中的某种劣根失望之后,就会怀抱着“与其……不如……”的心态。既然最终还是要面对失去,还不如一开始就没有,这样就不必经历其中那些让人心碎的失去过程。然而,还是会有人愿意只身去冒险。

在这些冒险里面,有些是因为不知前方艰险,一时起意却又足够幸运,能够遇到对的人;有些是因为架不过现实的压力,茫茫人海里随便捞起了一个,居然也能在磕磕碰碰中有意外的收获;还有一些只是单纯地害怕寂寞,只身一人面对未来的恐惧最终战胜了对于婚姻的恐惧,等于是用一种“毒”解了另一种“毒”。

感谢时代,让人有了选择的自由,允许人在生活的难题面前示弱,退避到自己觉得舒服的疆界里。事实上,真正想明白这个问题的人,拥有一套自洽逻辑的人,不会受到与此相关问题的困扰。而困扰的人心里是有“贪”的,总有“既要……又要……”的思维模式,有过多的“利己”且不愿意舍弃和让渡人生中眼下的拥有。

英年早逝的音乐人鲍勃·马利曾说,事实是,每个人都有可能伤害你。你只需要找到那些值得让你忍受的人。直白一些,就是这些伤害无可避免,就看你愿意给谁伤害了。我们通常都以“值得”这个字眼来概括情爱之中的“甘愿”。这个“甘愿”里面必定有卑微的求全,这个度也是极难把握的,也是极容易迷失自我的。

然而,如今这一代的问题是很多人的自我过于坚定,并不太容易迷失自我,更不容易委屈求全。始终握紧拳头,不愿摊开掌心示人,又如何能够让人在你曲折里的掌纹里,读到与你姻缘际会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