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唯有他人的偏爱,才能消解我们在芸芸众生中的孤独感

| 左叔新书: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 手机支付宝搜索 2201485 天天领红包 |

文 / 左叔

恋人之间的索求,有些时候是无理的,更多的时候是无度的。然而,有时候彼此都期待着这些无理、无度的要求,能够被满足。然而,在这个被满足和满足对方的过程之中,坚定彼此的亲密关系

我们应该都曾有过类似的一个经验,一个人明明在职场环境之中是一个相对宽容且配合的人,面对同事偶然犯的小差错、小疏漏都能够及时补位,共同把事情做好;在原生家庭里也是一样,与父母的关系也比较融洽,可是一旦谈起恋爱来,就变得比较“”,地作出一堆连自己都没有想明白的事情来。

因为男朋友迟到一两分钟炸毛,因为没有及时接听电话炸毛,因为忘记某个重要的日子炸毛,因为在时间分配或者陪伴安排上没有将自己排在优先级炸毛……毛炸多了,心里也开始疑惑起来,为什么自己以前没有机会意识到,自己也有可能是这样一种“易燃易爆”的个性。

反复地“作”,其实就是对亲密关系的“确认”。青年女性写作者苏更生说,我们要的或许不是爱,而是偏爱,从他人的偏爱里,确认自己是独特的。只有这样,才能消解在芸芸众生中的孤独。需要在他人排除万难、独宠一人的偏爱中,找到自己的存在感。

乍一看,好像“作”的人很强势,因为“作”的人一直在提很多无理的要求,但仔细想想,其实“作”的人内心里的状态是卑微的,因为本质上其始终处在一个“求”的心理状态中。因为内心里有诸多的不确定,因为无法派遣的孤独感,所以会需要无数次的确认才能获得某种安全感。

亲密关系确实会消弥掉一些我们与生俱来的孤独感,然而这之中还有一个度的问题,偏爱也会给人无形的压迫和控制感,仿佛两个人被牢牢地绑定在了一道,难分难解。

与一个人的孤独相比,两个人的孤独更为凄惶一些。在一段亲密关系之中仍旧感受得到那种排遣不掉的孤独感,人会失掉继续下去的信心,会意识到这些都不是别人的问题,而是自己就是这样子的一个人。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看起来像欲擒故纵的把戏,可是这些“表演”的背后不过是人性之中的卑微与苍凉,有一个东西是我们生而为人始终无法跨越的,我们只能用他人的偏爱,来消解我们在芸芸众生中的孤独感,除此之外,别无他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