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2010个人年度关键词:责任

| 左叔新书: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 手机支付宝搜索 2201485 天天领红包 |

看到网易做的岁末专题选择”,会有一种很揪心的难受。或许是这样的专题过于煽情,或许是这中的八个普通人身上有我们更多的心理投射。其实每年岁末的时候,都会尽可能地找机会仔细想一想过去的一年。跟身在武汉的葡萄聊天,讲自己现在的状态。他对我的收入表示兴趣,但却十分不解我的工作状态。的确,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几乎都是早上五点起床出门,晚上九点到家,几乎没有什么个人时间。有时候,自己也很困惑,但这就是生活,相信与我处境的人相似的人,都会跟我做差不多的选择,挣扎在困顿里面并且努力寻找一丝丝希翼之光。

过去的一年我有接近十万的开销。孩子、车子、两边老人、一家三口的吃喝拉撒、交通、通信、朋友应酬、搬新家、房贷、物业等等等等。虽然偶尔会抱怨工作,但是我还是对它心存敬畏的。如果没有它供我一日三餐,作为一个男人,我可能无力扛起自己应负的责任。四月的时候,有一些小变故,幸好还是有不离不弃的选择,对此我心存感激。年初的时候,完成了自己作为一个中文系毕业生的一半梦想,自费印了一本自己写了十年的小册子,将散落在互联网上的短篇小说集成一辑,留存作为纪念。坚持了整整一年的小生计,在各类威胁下苟且偷生,不知道是否值得。

以前常常联络的老友们,现在散落在全球各地,各自过着甘苦自知的生活。偶有联络,互相感慨还是当年不知愁滋味的日子好过。那么多小情小调,小滋小味可以分享。现在再写几乎都是应酬生计的文字,没有什么值得留存的,过眼便忘。2011年没有几天就要来了,日子再难熬,回头一看也如流水一般,老了一岁。坐在广播组的圣诞年会里面,对着一些听过但全然不会唱的新歌,只能空余恨。其实,人到了这个年纪,节日已经没有什么兴致,新年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愿望,无非就是孩子和老人可以健健康康的。Jessica遗传了我的过敏体质,这两天已经发现有一点点哮喘的征兆了,小孩子雾化喷药甚是痛苦,人生苦短,何苦让她这么早就要开始尝这一切。

工作上的事情我仍然会努力,希望职位上能够再进一步。不图其他,只图日后转身的时候,能够有一份比较好的待遇和归宿,不必这么辛苦地做事,留多一点时间给自己的家人以及那些未曾实现过的梦想。2011年,希望能够做一套明信片或者将那个没有写完的中篇故事写完,未必要出成书或者画册,只是尽可能地将这个虚拟的网络世界物化成可以保存、有温度、有触感的物件,给自己一个纪念。会做一点小小的投资积累,希望能够得不到多的回报并且在这个过程当中积累一些经验,或许有一天可以实现更大一点的梦想。

到了这个年纪,摆在这个现实面前,梦想早已经不是必需品了,是不折不扣的奢侈品。没有它,我们还是会依着自己的本能尽力下去,因为你是一切的依靠,你孩子眼中的天,是父母脚下的石,是不可以倒下去的后盾。每年都会给双方父母一点钱,当然,他们常常不会要。可是我还是执意要给,一方面是人不在身边尽孝的愧疚感,一方面对是这个医疗体制下将来危机状况的担心。他们比我们更节俭,留存在他们身边,万一将来有紧急的事情还可以应应急,不必被浪费在当下一时快意,而在将来某一日捉襟见肘,当然我们在内心深处是不希望那一刻来临的。如上缀言,林林总总,所以,当像媒体一样寻找一个关键词给自己的时候,我第一时间想到的字眼便是: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