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这些年。那些事。

| 左叔新书: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 手机支付宝搜索 2201485 天天领红包 |

临近午餐的时候。给一个“北漂”的同学打电话。双休日。她没有课。在家收拾东西。问她最近还好吗。她说。还好。北京这两天大风。春天来了一会儿。又回去了。听到此处。我们握着听筒一起笑。那是温和。体己且平静的笑声。各自经历了人生的辗转。似乎少了一些年青时的虚荣与浮躁。更多的是一种平静和淡然。

二十年前。我们一起念同一间幼儿园。然后先后离开那个淡水湖泊边上的平静小镇。随着各自的父母辗转于陌生城市。十年前。我们念了同一间中学。一次偶然间的聊天。才知道原来是“旧相识”。只是彼此已经记不起当年的“尴尬”。她是我中学三位比较要好同学中的一个。其他的两位。一个在故乡电信公司就职。按步就班。娶妻生子过平淡的日子。另一个学法语。漂洋过海。由公司外派。在那个在自己印象中“白骨累累”非洲国家做长驻代表。

在我与她之间尽有这样巧合的事情。其实还没有完。六年前。一个在南京读书。一个在北京读书。本已经渐渐失去联系。居然可以。在一个春夏之交。一个去昆明一间报社实习。一个去丽江古城考察社情。于是又一次偶遇。于两个人来说。“人生何处不相逢”的确比较受用。

她结婚了。在不需要婚检手续的那个“十一”。其实。她先前亦通知过。我们之间没有“礼尚往来”。但同学间遇有“大事”依旧还会彼此“照会”一下。她的夫君是中科院的博士。湖北人。而她目前在京郊一间中学教政治。收入不高。她父母随她住到了北京。京郊房租还好。300块一个月可以租到不错的房子。工作还算轻松。可以尽全力考研。法学类的专业。努力了很多年。但每年的运气都很差。今年成绩不错。但赶上了学校保送名额过多。还是被淘汰出复试。等待调剂。自己念本科的那间学校。

其实第一年。她便达自费的分线数。自己心有不甘。加上囊中羞涩。只能来重头再来。结果后两次。一次是英语未过线。一次被人挤出局。她道出其中若干不公平和“黑幕”的东西。感叹某某知名学府命中注定与己无缘。

一直不善于安慰他人。只能保持一贯的沉默。

其实是没什么的。她淡淡地说。现在或许心情会觉得有点躁。主要是因为最终结果还没有定下来。其实一旦定下来。就无所谓了。自己做一个选择。调剂到其他学校。自费。或者不去读。这些年。那些事。看多了。也有粗糙起来。所有的不易。只要微笑面对即可。世间已有太多困苦。没有必要跟自己的这平淡幸福的生活做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