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一场叫着“考研”的历练

| 左叔新书: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 手机支付宝搜索 2201485 天天领红包 |

明天考研的成绩就要放榜了。可能又是几家欢喜几家忧。其实到了考研这个层面上面的人。经历大大小小的考试应该也算是数以千计的了。然而这样一场或许会改变人生轨迹的考试。能说不在乎的人。极有可能是已经有后路可退的人。他们早已经放下一切。考研在他们的生活不是一个目标。只是一个过程。经历了就好。然而。很多人辞了工作。背水一战。怀着各自梦想。尝尽世态炎凉。他们或许不将考研作为人生的终极目标。但至少。他们在此时别无选择。不工作。吃“闲饭”。在二十好几或者更年长的一点的岁数上。或许外人看上去似乎很惬意。然后或许只有当事人才会体会到那种惶恐感。

中学的一位同学属于后者。且是屡败屡战。屡战屡败者。北京一所大学冷门专业的本科毕业生。为了能够留在北京。做了种种努力。一开始尚在北京东郊一间乡村中学里面教书。后来觉得精力实在不济。索性彻底辞了工作。安心复习。她尽了最大的努力。坚持到去年十一才与一个湖北佬结了婚。目的是为了免了婚检复杂的手续及费用。据说她那位在社科院读博士。是一个说出来舌头打结的专业。学生阶段亦无什么挣钱的项目。两个人全仰仗双方家长接济。对她的家底略有了解。父母同为小城一家工厂的工人。不景气的大环境。早已经办了内退的手续。这样的生活其实不用多去了解亦能想像。然而她却是一直在坚持。目标是北京某知名学府的人类文化学专业。见她的时候。她眼神灼灼。语气坚定。这大概便是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吧。但愿她今年一切都顺利。也算是了解一桩心愿。

另一位是大学的同窗。毕业后做了数年娱记。然后转行做数年的电台DJ。然后再转行在家写专栏。或许是越写越没底气。亦或许还是觉得做文学青年应该有文学青年的样子。去年决定回母校去投考当年某位研究生。现如今当红的现当代文学专业的某个教授的门下。不过。她似乎属于天质聪颖但却待事随性的人。而考研却是一件需要更多苦功的事情。了解她的英文似乎与自己“烂”到差不多的程度。所以对她的今年的收益不抱太大希望。当然亦不排除所有的意外。不管如何。但愿她亦如愿。将来某一年。可能指着某本小说。自傲地跟自己的孩子说。看。这个阿姨是爸的老同学。当年……

她们正在经历。他们亦在经历。亦或许。不可预知的未来的某一年。赴他们的后尘。痛并快乐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