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1

寻常人家野草花

左叔出版作品《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各大平台有售 | 手机支付宝首页搜索 2201485 领红包

文图 / 左叔

长寿路往北,不到桥的位置,有一户墙角檐头上挂着一丛即将绽放的仙人掌。虽然嫩黄色的花蕊还没有吐出来,我却已经在它垂蔓的枝节之上,感受到了那股子邻家女孩般明媚娇俏的质感。

对于植物的喜爱,似乎有一个演进的过程。一般人都是先以奇异为美,没有见过的植物品种,不曾看过的特殊花型,要统统收集了才会有满足感,这心态大概与少年得志阶段要风得风、要雨得风的想法一致。

可是,那些难得一见的,多半也就是“水土不服”的,是那种纵使你精心照顾、百般呵护,却仍然会“甩你脸色”看的“主子”。怨不得植物不给面子,毕竟天时地利不及,再有人和也无济于事。怎么看,都是一副令人提心吊胆“病怏怏”的模样,远不及那些土生土长、寻常可见的植物,蓬勃地生出一大丛来,让人觉得安心。

越过以奇异为美的阶段,心态似乎会圆融许多。家常的清淡浓艳,已不会再拿来做审美的考量标准了。反而能否点缀市井生活的烟火气,能否陪伴人世时光消磨,显得更为重要的一些。阳光之下,迎风摇曳的姿态,落在眼底都是美的。

其实,有探讨过这其中的变化源自何处。思来想去,大概还是到了一定的年纪之后,已经不将取悦别人当作动力,反而会关心自己是否真正感觉到自在。

“奇异”这一诉求,本质上是想从别人羡慕的目光之中找到某种自信,会过多地关注别人如何评价和看待自己,对于会迫切地需要一些外在的东西给自己加持,奇花异花或者车子、房子、位子等一干身外之物。

我无法否认自己也曾在这个方向上努力过,将别人的评价和看法作为自己努力向上的动力,而忘记了自己成长的内在需要。回头再看这一过程,还蛮容易“长歪掉”,太把别人当一回事之后,自我会缩小到不重要的位置。

世俗的标准成了心魔,在能力机缘能够负荷的时候还好,一旦在多重压力之下心态非常容易崩坏。

我不觉得这个过程是“可耻”的,反而会觉得这是每个必经的。

“曾经沧海”之后的从容淡定,从来都不是平白无故来的,是拥有之后的舍弃,是“得未曾有”式的看开。若是奇花异草从来不曾看过,硬要赞美“寻常人家野草花”,反而会让人觉得是“柠檬精”转世投胎。

跌落回市井烟火里,我不觉得是人生挫败,这也是我坚持用一个“回”字的本义。

一个人,只有曾经站在高处,才会有机会看清自己的来路,找到自己的去处。寻常人家的野草花,墙角檐头、瓦罐粗盆都是安身的好去处,缅怀过往会显得特别不恰当,蓬勃地活好当下,开出属于自己的花才是正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