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对你的好奇,止于顾名思义

左叔出版作品《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各大平台有售 | 手机支付宝首页搜索 2201485 领红包

图文 / 左叔

一般咖啡馆的选书,我多半是不能忍的。比如这一排,看书名,我勉强想看看的,大概就只是有林培源的《南方旅店》。

这个书名让我想起一首歌,张玮玮的《米店》。

三月的烟雨 / 飘摇的南方
你坐在空空的米店
你一手拿着苹果 / 一手拿着命运
在寻找你自己的香
窗外的人们 匆匆忙忙
把眼光丢在潮湿的路上

因为这首歌的旋律,埋伏在自己的生活背景里。会在这样的场景之中被唤醒,面对一排书的选择时,自然会多一些联想。而另外一些,多半止于“顾名思义”,光看“外表”,就已经失探究其“灵魂”的兴趣了。

我们大概也是这样看人的,一定也会这样被别人看着。

这样一想,也就平衡了,不觉得欠着别人什么。在主观臆断别人的同时,也坦然地让别人主观臆断自己。

活着嘛,不就是今天笑笑别人,明天给别人笑笑。

这个世界应该是光缔造的。

《创世纪》里面,某位说有光,然后就有了光。

我们的神话里,也是上古的天神先掀开了混沌,天地澄明之后,才有机会躺下来变成山川河岳……

看到晨光透过叶片的边缘,内心里会涌动出一股无名的欢喜,我猜这欢喜会深埋在某段基因代码之中的,自刀耕火种的远古而来。新的一天,将来未来一切,宁静的片刻自然会心生欢愉。

日出或者日落之际,光穿过大气层发生了折射,泛起了铺天盖地的红。这时,如若天空有云,便会被点染成霞。时光飞逝,沧海桑田,上天揽月,下海捉鳖,人似乎无所不能的今天,大概也只有这天际边散聚匆匆的霞,见证过这星球上一张张眯着眼仰望过它们的面孔。

这星球上一切,大概都有对于光的崇拜。只是,我们假装自己忘记了“向往光明”这件事情。

修枝是一件很残酷的事情,手起“剪”落,新鲜的花枝就会落地,木本植物的茎会露出它略白的纤维层,有些含水量高的植物,还会流出汁液,落地的花叶会迅速枯萎了,那场面转念想想跟“杀生”没有太多的区别。

修枝这件事情是分不同的植物的,比如月季便是要常修的。

一朵花开败了,便会进入种子的孕育期,原本可以均分的营养,出于繁衍的目的便“本能”地输送给果实,而后续的花便越来越小,越来越淡。

只是“摘了那果”,才有可能让花进入“永续”的状态。人利用了月季不停“救场”的本能,成就了整个花季都保持着轰轰烈烈的状态。

修,不修,好像都挺不“人道”的。不修的后果,其实也是常见的。今年特别盛,心底里就知道,不修明年就会有“小年”。岁末不截断到膝盖的高度,明年新枝自然就不会发得多。

唯有不断地舍弃,才能保持住稳定的状态。

当然,你得先是经得起修剪的月季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