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一抹微蓝

左叔文集《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各大平台有售 | 支付宝首页搜索 2201485 即可领现金红包

长岬离岛的一路上,一直都在犯悃,努力地抵抗着睡意。

扬手一指,笑着对说,以后每年,我们都要来离岛看看,你看见那一抹微蓝了吗,多漂亮。

那是九月的黄昏,满面清爽的晚风。海腥味极似一场交换体温后的暧昧。诺有些莫名失落,尽管一直从背后抱着自己。

大巴车在盘山公路上转了一个弯,诺的脑袋一下子撞在前排座椅上,惊出一身的冷汗。

在电话那头淡淡地说,该是结束的时候了……

情人节的前夜,写字楼的中央空调已经关掉了,诺一直手握着话筒,另一只手抱着自己的胳膊,然而鼻翼上却有微微的汗。

午夜的城市像一座迷宫。夜班巴士载着诺开始了漫无目的的游走。

天空微微发亮,诺拎着酒瓶,站在打烊夜店的门口。城市层层叠叠楼宇的缝隙里面,天空一片澄净,一如往常。诺的唇边有一丝不易觉察的微笑。

这个季节,离岛没有什么游客。夏天人潮涌动的浴场里面积了一层薄薄的雪,零星散落着几行脚印。诺坐在浴场边上一块石台阶上,微寒的风拂过面庞。

十字路口,诺看见诚一个人过街,撑着那把长柄伞;便利店,诺发现诚仍然喜欢草莓果伴味道的酸奶;地铁站,诺遇上诚站在人群里面看早报的国际时讯版……

诺发现自己的时间和空间越来越小,潜入另一个人的生活,以一种冷峻的态度而对这个喜欢自由的人,心里面却依旧有一丝柔软的地方留给了对方。

天色渐渐暗淡下来,冰冷的海水,让诺的腿一直在打颤。厚毛衣浸了水之后粘在身上,冷意却退了下去。只有如此径直地进入伤痛,才不会惧怕它。

诚扬手一指,笑着对诺说,以后每年,我们都要来离岛看看,你看见那一抹微蓝了吗,多漂亮。

诺顺着诺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天际有一丝明亮的光线,天空布满大面积的深郁的蓝色和妩媚的深紫,那一抹微蓝看上去很狭小,转瞬即逝。诺闭上了眼睛,向前迈了一步,一抹微蓝迅速地扩散开来,一大片朝着自己幸福地涌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