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触得到边界,却在困局里摇摆

左叔出版作品《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各大平台有售 | 手机支付宝首页搜索 2201485 领红包

触得到边界,却在困局里摇摆

文图 / 左叔

最近一段时间,我处在“休养生息”的状态中,可以以文字的方式记述生活的状态,书写胸中的观点,但却始终不太敢去碰“写故事”,做表达内核的包裹、做情节故事的虚构。为了弥补那种浪费韶光的流逝感,我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分配给阅读、记录和领悟。等我对此有觉醒意识时,赫然发现我已经三个多月没有写过故事。

我本能地将“写故事”视作耗费“元神”的事情,而在这个当下,我的内心里还没有足够强大的力量能够支撑起这件事情。我虽然捕捉到了一些想要表达的内核,但我总觉得框架结构、文本载体等方向似乎还没有形成激励我去努力的冲动。

于我来说,能够抚平“写不出来”焦躁感的,通常只有大量的阅读。

因为每天都是捧着一本书在读的状态,然后就有机会被身边人“安利”各式各样的读物。可能是我自己的问题,我的阅读一直局限在一个比较狭窄的领域,几乎不碰到哲学、宗教、历史、经济、数理等领域,偶尔有机会跳出自己的边界去读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便会有一种莫名的不安感,在体验到新鲜与迷茫感之后,便会不自觉地迅速收手,生怕自己在未知的领域里不断地“解扣”深究下去,却没有办法将自己从“迷失”的状态之中拯救出来。

意识到自己有这方面的困局之后,我便开始思考这件事情的成因,为什么不能跳脱出自己原本的框子,去努力地触到自己认知的“天花板”,寻找一些新鲜的刺激,多一些灵感的激发呢?是过往的成长经验促成了这样的状况?还是年纪阅历使然?

少年时课外读物是极有限的,那个年代的基本氛围就是如此的。家境贫寒是一个因素,应试教育是另一极。我的课外读本里面除了小人书、365夜故事童话书之外,其实还有一本超厚的书,这本书其实是我母亲的,名字叫《赤脚医生》。直至今日,我也没有问过这本书的来历,也不知道它为何会出现在我的人生之中。

现如今回想起来,才意识到那是一本全科的医学实用手册,估计当时是用来指导缺医少药的农村地区医疗卫生工作的。可是在我没有书读日子里,这本书发挥了一些也许不是编撰它初衷的功能。我反复读了它很多年,一方面因为它足够厚,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实在没有其他读物。

小学三四年级,当它当识字的书,不认识的就去查字典,弄明白读音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