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元夜

左叔出版作品《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各大平台有售 | 手机支付宝首页搜索 2201485 领红包

如果说兽类是未开化的,那么人类便是无知的,以开化的代价抹杀掉了天性后便无知了。相信在那一刻来临之际,南半球那个地域狭长国家的人们,与今晚的我们一样都是一副“马照跑,舞照跳”的表情,谁也不知道脚下这块地将会有什么变化。加班加班,过节的过节。没有人在乎,也没有人关心。现在窗外是元夜最喧哗的爆竹声,办公室里面是一堆人在惨白的日光灯下吃盒饭,等着加班,这便是无奈、无趣的现实生活,期待被一些巨大的变故冲击的现实生活。

开化的人类总是缺乏一些勇气,寻找突破并且成全自我的勇气,他们被很多标准和规则要求着,并且约束成像张小盒子漫画那样一张张生硬的面孔。有人会尝试一些傻问题,以期看到人性当中的闪光点。例如,如果明天是世界末日,你会对身边人如何说?这样的问题其实是没有答案的,即便有也是那些电影或者小说里面潜移默化的“教化”结果,而兽类会如何做,大概会为开化的人类所不齿。可是不齿的人类终究没有遇到末日的验证,随便怎么说都站得住。

显然,太平洋板块已经到了活跃期了,从海地、智利以及琉球、花莲这一圈的地震来看,这些并非没有因果关系。在中国国家地理上看到贺兰山的来历,原来在如此内陆的地方也曾经是两个板块的结合处,原来的两个板块合并成了比较稳固的结构,这沧海桑田的变化是站在今时今日的我们无法想像的。而阿富汗以及更早一些的512似乎也许说,这些看似稳固的结构似乎也有松动的可能,脚下的这片地,也许随时随地都会给我们一个验证的答案。只不过,在那个当下每个人都没有时间认真思考。

元夜,灿若星河的古代诗词里面描绘出情意绵绵的晚上,缠绵含蓄的诗句,如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被撕碎了,扔得满地都是。可是时代的发展让这些如梦般的景致消失不见了,而在更为洪荒的上古,没有人类的世界里,那一轮明月照着的又是如何一番风景,无人知晓,也无从考证。也许真如2012描绘的一样,历经一次浩劫,才能改变我们对于自然和自身的认知。那一刻来临之际,不是一元复始,更不必万象更新,恰如真正的夜,如墨般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