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信心和勇气是即将过去的这一年留给我们最为珍贵的礼物

文 / 左叔

在生活里,人总有办法找到令自已感觉到舒服的节奏,最艰难的部分是各种节奏之间的来回切换,适应起来既需要时间,同样也需要心态。

比如说,今天是放假的第一天,可工作日的节奏还有“拖影”在。时间还没有到点,但人还是醒在了昨天的点。上班时睡不醒,放假了睡不着,这事跟谁说理去。

年前的最后一个“工作周”,很多人的心思都“飞”了,状态都不在工作上。进入一个节奏,也是需要打好“提前量”,拉长适应期的。

决定回去的,一堆的杂事要处理,打听老家的防疫政策,备好路上的物资;决定不回去的,今年也是要为自已在外地过年做一些准备,吃的喝的玩的,往年可以推给家人当“甩手掌柜”,今年迫不得已要当“跑腿伙计”了。

“家国天下”,过去的这一年,很多人多少对这些离着生活特别远宏大概念,开始有了一些更为切实和具体的感受。当有些难处需要个人去克服的时候,大家开始多了一些体谅和理解,开始考虑个人想法与整体利益之间的平衡了。

最后一个“工作周”里,心态也在调整中。电话打过了,情况说明了,给家人的礼物多半也已经快递到位了。想想多好,今年不用当面听七大姑八大姨问东问西,被父母催婚,但辛苦了一年备下的“凡尔赛”,也只能隔年再拿出来显摆了。

想想去年这个时候,很多人都在担心这阵风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刮过去,不知道刮过去了之后,自已的工作机会还能不能保得住。“打工人”焦虑,当老板的也好不到哪里去。

一开始是工人回不来,工厂开不了工,订单的交付期逼得紧,恨不得自已下线去干活;然后就是工人都回来了,订单却黄了,生产好的东西出不去,卖不动。进退为难,横竖不是,不少刚涉足创业的都觉得这要怎么才熬得过啊。

考验人的时候到了,要不是卖房卖车去填那些资金周转的窟窿,要不就是刚把聚拢回来的人都遣散了,挨得过的人呢,能等到国外“连锁反应”订单又全部跑回来的机会。可是在那个当下,谁又能看得到那么长远。

事过一身轻,笑看皆风云。很多事情,事后讲讲都是容易的,但在那样的节奏之中,人很难不焦虑迷茫困惑。不过,我们再回头想想,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从所有曾认为不会过去的事情中幸存了下来。所以以为越不过的障碍,都迈过云了。

否极泰来!很多事情,只要你不放弃,总归会等到某个特别的转机。即便是没有明确的转机,你向上的姿态不仅会改变当下的处境,也会感染许多人去勇敢面对自已的困境。

信心勇气是过去这一年留给我们最为珍贵的礼物。顺意时积极进取,逆境中懂得蛰伏,在各式各样的节奏中切换自如、游刃有余,既需要时间的磨炼,又需要心态的向上,有庚子鼠年这碗酒垫底,相信未来再难也不过这样。